半泽火腿子

【死出&胜出】Sadism 02(中篇)

*时间设定在众人雄英毕业前

*结局会不会HE不知道,会是胜出结尾

*沉迷幼驯染和病娇


[ 所谓的世间,不就是你吗?]

 


在雄英的最后一夜,阴天,只有压抑的云层却没有雨。

绿谷出久倚在宿舍楼露台的围栏上看着翻滚交叠的乌云,他已经在这里发了半个小时呆。风声很大,带着下雨前的泥土湿润的腥气席卷而来。

 

「希望明天的毕业礼是晴天呢。」

「不过看样子是不能了……」

 

少年小声地喃喃自语,并没有发现身后悄悄走过来的人。

 

「你在看什么?」

 

骤然出现的另一个声音让绿谷惊了一下,反应过来又立马放松下来。

 

「什么嘛,是小胜啊。你走路都没声音……」说罢往旁边挪了挪给对方让出位置。

「哼,要你管。」爆豪也靠在栏杆上,伸了个懒腰。

 

「明天就要毕业了呢,有点舍不得。」绿谷瘪了瘪嘴看向爆豪,回答了他刚刚的问题。自从他们关系缓和,像这样的夜谈反而变成了经常。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主题,只是简单地聊聊课业和训练,惯例的关于英雄的信息,关于欧鲁麦特,或者关于未来计划。

这种普通的聊天对他来说反而尤其特别。绿谷特别珍惜这样两人独处的夜谈时间。

无论多么随意的话题,只要对象是爆豪,就弥足珍贵。

 

绿谷已经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心里计算着两人见面的次数。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想知道自己还能和对方见多少次面。为了为即将来临的离别做倒数。

必须有心理准备。

他终于要离开从小就一直在追逐的那个人了。

 

 

忽然前额一疼,绿谷傻愣愣地回过神,就看到眼前爆豪放大的脸。

 

「又给我走神了!你在听吗混蛋?」

「诶?小胜刚刚说什么了吗?话说……你靠太近了啦……」

「啊?老子在问你毕业之后要不要一起搬出去住啊!」

「嗯我也是跟妈妈说了要搬出了住,小胜果然也是……等、等等……一起住?」

「你这家伙给我好好听人讲话!白痴!」

 

 

爆豪伸出手狠狠地捏着绿谷的脸蛋拉扯,柔软的手感出乎意料的好,他没忍住又捏了几把。

 

「呜……很疼啊小胜……」

「老走神的家伙就该被惩罚。」

 

 

捏过瘾的的爆豪用拇指摩挲着变成红粉色的脸蛋,忍不住勾起嘴角

 

「毕业和我一起住,白痴废久。」爆豪用的是肯定句,丝毫没给人拒绝的余地。

「唔……确实一起住的话平时工作太忙日常就可以互相照顾……可是这样会给小胜添麻烦……」绿谷一皱着眉头思考下意识又开始碎碎念。

「我不是这个意思!」

「诶?那是——」

 

「我是说——」爆豪停顿了一下,面对绿谷疑惑的目光,稍稍别开了脸。

 

「我们同居吧。」


「……」

 

等了5秒钟,空气依然一片沉默,性急的人忍不住转回去看面前对方的反应,绿谷出久直视着他,眼神里是满满的吃惊。

还有快要憋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

「你哭什么啊混账!这么不愿意吗!」

「不……不是……呜……因为小胜这样简直像求婚……」

「求你妈的婚老子说的是一起住……」

「呜……」

 

「别哭了……你是女人吗泪腺这么发达……」爆豪粗暴地用手指去擦绿谷满脸的水渍。

「好疼……小胜好暴力……」绿谷眯着眼吸了吸鼻子。

「啧,都怪你!」爆豪满脸不耐烦,手上却放轻了力度。

 

「结婚……这是以后的事情,」停下拭擦的动作,捏着绿谷的脸让对方看着自己,爆豪感觉耳朵有点热。「要等成年以后。」

 

「所以你究竟要不要和我一起住混账!」

「当……当然要!」

 

绿谷用力地点着头,眼角还挂着泪痕就止不住地咧开嘴笑。这是他这些天第一个心无芥蒂的笑颜。

 

「丑死了,白痴。以后不准再哭。」爆豪的脸有点红,他转过头迎着夜风不再看绿谷傻笑的脸,只是摸上人带着点湿意的手,握住,和自己的手指扣紧。

 

 

夜风带着微薄的凉意打在脸上,夹杂着细细碎碎的雨丝,隐约能听见远处滚动的闷雷。

快要下雨了。

 

这场雨似乎等不到明天。

 

TBC

 

 

 
评论(13)
热度(244)
一只腿子|| CP@早川花秋裤
致力于把老婆宠上天
© 半泽火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