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死出&胜出】Sadism 06

*时间设定在众人雄英毕业前

*结局会不会HE不知道,会是胜出结尾

*沉迷幼驯染和病娇



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脑袋仿佛被搅成了一团浆糊。绿谷出久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清醒过来,第一眼看见的是布满污渍的斑驳的天花板。
 
画面就像老电视的画面一样晃动不已,还带着些许雪花,缓慢恢复的听力让周围的声音像隔着海水一般暧昧不明。绿谷眨了眨眼睛让自己适应这种状态,旁边一团黑影瞬间凑上来占据了他的所有视野。
死柄木的脸上挂着可以称之为灿烂的笑容,没有了脸上的手遮挡住五官,恐怖感居然减弱了不少。他的脸凑得很近,鼻尖几乎与绿谷的相贴,呼出的鼻息带着暖暖的湿意拂在人脸上有一丝丝痒,让绿谷蓦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醒了。」

他的手指很凉,温柔地抚上人的脸颊似乎想帮对方擦掉脸上蹭上的一块污渍,绿谷和死柄木四目交接,一阵恶寒让他汗毛都竖了起来。
 


「别碰我——」

别开脸想要躲开那手指的触摸,绿谷下意识咬住下唇,脑无的分泌液麻痹效果比想象中要强得多,他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啪——」


代替温柔触摸的是反手一巴掌,绿谷的又脸立马红肿起来。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绿谷出久——」温柔的嗓音磨贴着耳膜,那人的嘴唇蹭着敏感的耳垂,尾音有点抖。


「你现在不过是我的玩具而已。」

「……」
 


绿谷固执地沉默着一言不发,他无法闭上眼睛,来自四面八方的强烈视线投注在身上,犹如赤身裸体暴露在所有人视线里的感觉令他几欲作呕。听觉在逐渐恢复,喘息声由轻到重缓缓冲击着耳膜。
 
有什么东西在喘着气。
 
身体的触感在慢慢回来,他能感觉到身下冷硬的床单和粗糙的手铐。有人坐在床沿上,另一个人在房间2点的位置,但更多的是——周围被铁链锁住不间断发出嘟嚷声的生物。四肢都被锁在手术床上让他无法移动分毫,绿谷盯着死柄木似笑非笑的眼睛,不自觉绷紧了身体。
 
 
「怎么了,紧张吗?」

手指轻佻地卷起少年墨绿的发丝肆意把玩,死柄木直视那双祖母绿的眼睛,满脸愉悦,「别担心,当英雄很辛苦吧?我不过是教你一些快乐的技巧」
 
「黑雾,带5号过来。」
 
「真的要这么做吗……」


一阵锁链晃动的声音,伴着沉重的脚步声停在离自己很近的位置,绿谷终于得以看清之前发出粗喘的究竟是什么生物。那是与他所见过的都不同品种的脑无,健硕的人类身体上覆盖着滑腻布满粘液的细小鳞片,巨大而一场光滑的舌头垂到胸口,舌尖的分叉小幅度抖动着,透明的唾液不住地落到地板上,阵阵腥臭扑鼻。黑雾把他牵过来之后马上骂骂咧咧地退开,唯恐脑无的唾液溅到了自己。
 


「脑无这种低智商肉块真的很适合做刑具呢,哈哈哈……」

「你真恶心。」

「我们的小英雄会喜欢吧?这可是我最欣赏的型号。」
 


死柄木说笑着解开了脑无脖子上的铁项圈,对被拘束的绿谷出久眨了眨眼——
 
「去吧,和我们最强英雄的继承人好好玩玩。」


https://m.weibo.cn/6262176321/4123444897204426【上车链接】


 
评论(14)
热度(185)
一只腿子|| CP@早川花秋裤
致力于把老婆宠上天
© 半泽火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