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胜出】Sadism 10

*时间设定在众人雄英毕业前
*结局HE……吧,会是胜出结尾

 *这章开始就是咔的戏份了

前文点这:010203040506070809

 

 

 

安静的病房内,绿谷出久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双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

 

他的伤势比大家想象中要轻,此刻还残留下的只有关节被拆卸所造成的浮肿,其余的撕裂和蹭擦大部分都已被恢复女郎治愈。新长出的皮肉尽管脆弱,看起来仍然比视频中的伤痕累累要好太多。

 

恢复女郎和前来探视的塚内警官对视了一眼,沉默着摇了摇头。塚内的视线移到绿谷被子上的那一抹干涸的暗红色血迹上,目光沉了沉。

 

「他一直都拿着那件衬衫吗?」

「……嗯……怎么都不肯放手。」

 

 

塚内沉默了几秒,颌了颌首,示意让他们两个独处。

 

门被轻轻带上,警官坐到了床边上,小心地搭上绿谷的肩。

 

 

「……绿谷君?」

「……」

「你能听见吗?听见的话回个话吧、」

「……」

 

 

塚内尝试着跟绿谷对话,少年仿佛失去听觉一般,无论他说什么都一无所动,翠绿的眼珠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转动过。

 

尝试了半小时,警官终于放弃了对话,转而伸手去取绿谷手中的衬衫。然而指尖还未触到衣角就被裹着巨大蛮力的劲风扫到一旁,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太近的距离无法消除巨大的冲击力,警官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被咳出的血呛到气管引起一阵剧烈咳嗽。门外的护士赶忙推门想进来察看情况,却被塚本拦在门口。

 

他盯着眼前把衬衫紧紧抱进怀里的少年,抬手擦了擦嘴边的血沫。

 

 

「暂时让他住进特殊监护病房。」

「是……是管理特殊犯人的那种……」

「对。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

 

 

「等一下!」

 

 

耳边突然炸响一声爆喝,把警官和护士吓得一震。

 

 

还穿着战斗服的爆豪胜己立在门口,浑身上下沾满尘土和灰烬,显然是从现场匆匆赶到医院。

 

「你是要软禁他吗?」

 

爆豪的声音有点哑,一直在协调混乱的现场让他的体力有点透支,此刻的眼神却凌厉得可怕。

 

「绿谷出久是受害者吧。」

 

塚内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尽管对对方凶狠的眼神很是忌惮,站在警察的立场却是一步也不能让。

 

「爆豪君……不,英雄爆心地。」

「绿谷同学现在的状态……情绪十分不稳定。」

 

「我们不能放任他在普通病房——」

 

「那我替他办理出院手续。」

「这不可能,我们不能让处于事件中心的他脱离监控范围。」

 

「我现在代表绿谷所在的事务所向警察署正式提出个人监护要求。」

 

爆豪胜己递过了一直被紧紧捏在手里有点皱的文件袋。

 

「他所在的英雄事务所已经发出了申请,这是监护资格的证明书。」

「即使是职业英雄也没有权利——」

「你可以先看看。」

 

 

塚内沉默了一小会儿,接过了爆豪递过来的文件。拆开里面是一张薄薄的监护申请书,审批签名处是一枚印章。

 

 

「MR. NIIGHTEYE……」

塚内警官皱紧了眉头。

 

「欧鲁迈特不在之后,将由夜眼先生代理相关的决策和事务,这在职英和警视厅内部已经被公开承认过了。相信你不会不知道。」

「但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爆豪抿了抿唇,强迫自己把最不想讲的话讲出来。

 

「欧陆迈特的死把废久推上了风口浪尖。即使这家伙是受害人,但被煽动的人根本不会记住这一点。」

「而且以他现在的状态会发生什么没有任何人可以预计。」

 

 

「可是我不可能放着这家伙不管。」

他已经错过了一次,不可能再错过第二次。

 

 

警官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侧了侧身体让出位置让爆豪进病房。

 

「只能一周。警察方面最多拖延一周。」

「你只有一周的时间让绿谷恢复过来。」

 

「足够了。」

 

 

爆豪关上门径直走到床边,绿谷依然没有抬头,维持着蜷缩的姿势侧靠在床上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爆豪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盯着幼驯染没有焦点的眼睛默默看了一会儿,伸出手覆上了他的手。

绿谷的手很冷,因为长时间攥着东西血液难以流通变得苍白僵硬。爆豪给他捂了一会儿,小心地尝试着掰开人的手指。

 

「废久,放手吧。」

 

爆豪的声音很轻,与其说是劝说更像怕惊醒了梦中的人。

 

 

「你知道的。」

「欧鲁迈特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放手吧。」

 

 

紧紧僵住的手指被揉搓着慢慢恢复了温度,爆豪一点一点掰开绿谷僵持的指尖,把衬衫扯出来叠放整齐,小心地放进带来的衣物袋里。

 

血块沾满了他的手。干结成黑红色的碎屑被温热的液体浸润,重新融成血沫。

 

绿谷的眼泪一滴一滴打在他的手上。像烙铁一样滚烫。

 

爆豪胜己用力握住了那双同样沾满污秽和血浆的手。

 

 

「跟我回家。」

 

「我带你回家。」

 

 

把脸埋进人柔软的暗绿色卷发里,爆豪小声说着。

 

有濡湿从墨绿的发间流下滑入白净的颈间,把病号服染出了一小块深色的湿渍。

 

 

 

TBC

 

 
评论(31)
热度(201)
来自上等黑豚猪
研究生在读,薛定谔的更新
CP@早川花秋裤
© 半泽火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