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本金华火腿回来填坑了

来自上等黑豚猪
新年愿望是收到好用的生发水,谢谢

CP@早川花秋裤

【死出&胜出】Sadism 04

【翻车了(其实没车),这是补档。】

【现在最新章更到10】

【我怀疑lofter想看我X他的小黄文】

 

 

 

滴答、滴答、滴答。

 

 

湿透的衣服和头发在不断滴着水,水滴落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清晰。暴风雨被隔绝在屋外,没有人先开口,绿谷悄悄动了动手指,被死柄木一个轻微的挑眉逼得不敢再动弹。

 

「这是第一次,我警告过你。」伸出殷红的舌头舔舔干裂的上唇,死柄木抬起下颚指了指左手边的茶桌,上面有一个棕色的玻璃瓶。

 

「拿起来,吃掉它。」

 

 

绿谷出久没有动,瞥了一眼笑得眯起眼的死柄木,目光在欧陆迈特和脑无之间游移不定。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快思考快思考快思考——

 

 

「想好了吗?时间快——」

「等等!」

 

「你怎么证明我吃下之后你会放过他。」

「哈?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你本来就没有要交涉的诚意吧。」

 

 

「既然你怀疑,」

「我就让你看看我的诚意。」

 

 

漫不经心地挥挥手,站在一旁的脑无一把把针筒扎进了欧陆迈特颈侧的动脉。

 

 

下一秒带着破坏性攻击力的拳头就和脑无剧烈碰撞在了一起。

强烈的冲击波将筋肉交错的手臂整个撕扯成碎片,却诡异地没有丝毫波及到被钳制的人。

 

「哦!你现在能把力量控制得很好了嘛,小英雄。」死柄木露出赞赏的表情,甚至鼓了鼓掌。

「虽然没认真听我的话,这一次就不和你计较了。」

 

啪地打了个响指,欧陆迈特发出一声轻微的回音,脑无放开了钳制他的手。

 

 

「!!!」

绿谷瞬间接住虚脱无法站立的欧陆迈特,颤抖着手托住那瘦弱的身躯,看那双蓝眼睛十分艰难地撑开,慢慢找回焦距,对自己扯开一个熟悉的微笑。

 

「别……别担心……绿谷……少年……」

 

绿谷出久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欧……欧陆迈特为什么会——」

「抱歉……只有他我不能……」深深地看了一眼满脸泪痕的少年,欧陆迈特合上了眼,心中不断涌出的愧疚让他不忍和绿谷对视。

 

「死柄木弔是先代的孙子——」

 

 

「闭嘴!」

 

一声爆喝打断了欧陆迈特的话,曾经的最强英雄咳出一口黑褐色的血,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不配提她。」死柄木从桌子上拿下药瓶,走到跌坐在地的欧陆迈特身旁,当着他的面把瓶子递给绿谷出久。

 

「他醒了,你看到我的诚意了吧。现在可以开始谈条件了。」

 

「你跟我走,或者他死。」

 

「……」

 

 

欧陆迈特想要说些什么,但一张口就是一阵猛烈地咳嗽,咳出一团一团棉絮状的血块让他根本无法发出声音。他只能紧紧拽着绿谷的手臂,仿佛这样就能阻止对方的决定。

 

「你给欧陆迈特注射了什么?」

「我的血液提取物。你喝下它,或者我让他马上死在你面前。」

 

 

绿谷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欧陆迈特吐出来的血液,他没有犹豫接过了拧开的瓶子,将泛着腥气的液体倒进嘴里。

喉头被粘稠滑腻的食感刺激得一阵翻涌,好不容易才压抑住了恶心完全咽下去。

 

死柄木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

 

 

「脑无的分泌物喝起来怎么样?」

 

「唔——」

 

胃里一阵剧烈翻滚,绿谷想起那股腥臭扑鼻的白灼液体,呕吐感不住地上涌。他捂着嘴一阵一阵地干呕,与此同时晕眩感冲击上大脑,眼前的画面开始模糊起来。

 

……

 

混沌扭曲的视线里视乎看到欧陆迈特急迫的眼神,还有破门而入的一个熟悉身影。然而失去听力让一切都像静音的画面,仿佛隔着一层不真切的后玻璃。再然后他就坠入了如烟如雾的黑暗……

 

 

 

TBC

评论(20)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