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期末考暂不上线,16号回来
来自上等黑豚猪肉切片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违禁品 02

*扫黄警察咔x小电影主角久

*有ABO,慎入

*前篇: 01

*BGM:今

 

 

【吉原】,涉谷的黑暗面里最大的风俗连锁店,单单明面上的产业就涵盖卖春、情趣用品贩卖,洗浴以及私订服务,霸占了地下街75%的利润,拥有着连警察都不敢轻易涉足的隐藏势力。



有着蓬松墨绿色短发的青年背倚着栏杆,正在专注地翻阅手中的账簿,站在一旁身着和服的中年人满脸忐忑地等待着他开口。

 

「渡边君,听说——」

「这个月那些政府的走狗经常过来踩场?」


绿发青年漫不经心随意说出口的话仿佛利剑一般让等在一旁的中年人脸色骤然变得煞白。

 

「是、是的,我们很多珍贵的绝版DVD和一些准备一起拍卖的货物都被收缴了。」

「哦……是吗?」

 

随手一甩啪地一声把厚厚的账簿摔在地上。

 

 

「私自挪用账款的后果——」

「你们不会以为能瞒过我吧?」

「就算没有这次警察的突击搜查,我也会开始层层查账。」

 

「抑或是说你们春晖园妄图独自立足呢——」

绿发青年慢条斯理的语气陡然一转,带上了些许讥讽的意味,叫做渡边的中年人赶忙跪伏在地上紧贴着人脚边连声哀求——。

 

「是我们的人做得不仔细!一个月,请您给我一个月!」

「绿谷先生!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那就给你一个月。」

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脚边不自觉颤栗的人,绿谷出久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而笑出了声。

 

「如果下次再见到那些警察——」

「好好带他们‘玩玩’。」

 

「是!在下一定照办!」

「你可以走了,我还有事。」

 

 

赶走了送账簿的春晖园老板,绿谷出久靠在栏杆上,小心紧了紧披在肩上的外衫。

初秋的夜晚开始变凉,夜风吹乱了他的柔软的头发,他伸手拂开扎到眼睛的额发,瞥到手指上一道过去的旧伤疤。

 

「小胜……啊。」

「......」

 

 

小心翼翼地敲门声,隔间的门被拉开一道小缝,一个柔和的女声带着怯意传了进来——

 

「绿谷先生,您今晚的客人到了。」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绿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和服,把保暖的外袍脱下。他从不喜欢穿艳丽的衣袍,反而喜欢素色,深蓝或藻绿只装饰淡淡的花纹和枝叶,这在高级妓院似乎是格格不入的行为,他的客人反而对他的这一点与众不同格外青睐。


人总是无法抗拒独特,会被无法掌控的蝴蝶吸引。


手指下意识摸上紧紧锁在脖子上的抑制环,又仿佛被烫到般倏尔抽离,从夹层的抽屉里翻出避孕药随意放进嘴里。

身在欢场,他早已从最初的惶恐青涩变得轻车熟路。包括揣摩客人的心理,和保护自己。

 

 

被称为绿谷先生的吉原烟花楼的代理人,15岁被卖到涉谷地界后因为Omega的特殊体质而被选入聚集了最优秀娼妓的吉原妓楼,短短三年从最下等的色子凭借一己之力坐上了第二代理人的位置。


温和地笑脸之下是十足的计谋和雷厉风行的手段,传闻只用了一年就获取了以大先生的信赖。

 

 

【吉原】的夜莺——绿谷出久。

 

 

 

----------------------------------------------------------------------

 

 

 

假如时间回到七年前,绿谷出久也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只不过是个恶心的Omega。」

他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说着,嫌恶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自己身上。

 

滚烫的视线。

 

「你弄脏我的衣服了,放手。」

这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句话。

 

绿谷放开了手。他呆愣着盯着幼驯染衣服上的那块深色的水渍,他的头发滴着水在闷热的空气里散发出潮热的水汽发酵的味道,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什么都无法思考。

 

 

小胜说的没错。

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从一开始就——

 

究竟是凭什么想要站在他身边呢。

 

 

他默默回了自己的家,在母亲吃惊而担忧的询问中笑着解释是自己不小心踩到水洼摔倒了,将所有事情一带而过。

他从未说过爆豪的任何事情。仿佛他们的关系依然像过去那么亲密。

 

只是现在已经无法再假装下去了。

绿谷自嘲地想着自己的软弱和不堪,在夜色里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悄悄离开了家。

 

 

这一周是最后提交升学意愿书的时间。他决定避开这个星期。

想要在最后的日子里假装和爆豪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果他不选择雄英,那这将会是他们最后的交集。

终于不用给小胜添麻烦了,说不定反而是一件好事呢。

 

至少在被人用乙醚迷魂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是个Omega!这下赚大了!」

「把他卖掉可以大赚一笔吧——」

 

谁的声音在耳边喋喋不休,绿谷出久在白茫茫的梦境里只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眸。

热烈得要把他整个焚烧殆尽的眼眸,像焚毁一切的烈焰,是他从小到大的执念,是他从不敢吐露的珍宝。

 

有灼热的气息洒在脖间,狂热的吻让他浑身战栗。绿谷从未尝试过离开抑制剂的发情期,陌生的情欲和快感像无法抵抗的浪潮将他整个淹没。

他在恍惚间仿佛看见了爆豪紧皱着眉头的脸。

 

 

「小胜……小……胜……」

 

「喂,这家伙还有意识吗?」

「是不是药不够猛,再打一针吧。」

「这是毒品啊,会出人命的!」

 

 

「难道只一个人不能满足他?」

「说不定是,毕竟是繁殖机器哈哈哈——」

「喂,记得给我出场费啊——」

「安啦!DVD一定会大卖的——」

 

 

确实是……恶心的Omega……

小胜……没有看到……真是太好了……

 

 

绿谷出久,15岁。

在最后的意识里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TBC

 

 

 

评论(100)

热度(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