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期末考暂不上线,16号回来
来自上等黑豚猪肉切片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违禁品 05

*扫黄特警咔x娼妓久

*请点击BGM配合食用,BGM:August

*前篇链接:01020304

 


 
 
短暂的沉默。
 
 

「哈哈哈哈……」

 
被钳制住的人低低的笑出了声,旋即放松了身体。
 
 

「算账?你要和我算什么账。」

 
尽管被死死摁在地上甚至于连头都无法抬起来,绿出久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笑得酣畅。脖子被压住让他无法流畅地呼吸,笑了几声很快便咳嗽起来。爆豪见状略微松了松手指。
 
 

「你笑什么?」
 

绿谷边笑边咳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爆豪烦躁地松开掐着人脖子的手,干脆扯着松开的的和服领口把人从地上拖起来。他谨慎地瞥了一眼走廊出口,用绿谷散落下来的和服带子将人的手捆了起来。
 

「没有人会过来的,我吩咐过了。」
 

已经完全放松下来的绿谷任凭爆豪将他的手反绑住,甚至简单给对方说明了一下现状,翠绿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爆豪的动作,脸上全是玩味的笑意。Alpha的信息素让他裸露出来的皮肤都染上了粉色,但还没有浓烈到使他失去理智。
 
 
爆豪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稍稍思索了几秒,揽着人的腰强行把他带进了房间。
 

绿谷走得急,房间内还散乱着衣物和各种物品,只有床还算得上整齐。

爆豪把被反绑住失去行动能力的人扔到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七年未见的幼驯染。
 

完全褪去少年时期瘦弱外表的绿谷出久几乎颠覆了他的印象,不再只是干瘦的四肢,纤细而不失力量美的身体轮廓,依然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还存着稚气,那双翠绿的眸子却是沉郁的绿色深海,此时正微微眯起毫无芥蒂地打量他。
 
绿谷毫不遮掩的眼神让爆豪莫名地产生了一丝恍惚,就像回到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之间关系还好的时候。绿谷也曾用这种眼神打量过他。

 
这种热烈而欢悦的眼神。

 
 
「小胜看够了吗?」

绿谷躺倒在柔软的被褥里,发丝像水藻般散开,眼波柔和得像融化的春雪。
 
「不是说要和我算账?」
 

「还是说……」

「爆豪队长‪今晚‬是来找我寻欢作乐的呢。」
 
 

「闭嘴!」
 

俯身上前大力擒住人的下巴,爆豪胜己的拇指重重地碾上那艳粉色的薄唇,仿佛这样就能阻止那些他不喜欢听的话从这张嘴里被吐出来。
 

「不准说这种不合身份的话。」
 

不是这样的。

他设想过很多种相见的场面。
他的废久,只会躲在他身后胆小软弱的臭书呆子,才不会讲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来。
 
 

「爆豪队长好雅兴啊,但是我——」

 「很讨厌这种粗暴的玩法呢。」

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下巴的疼痛,绿谷依然在眯着眼睛笑,甚至笑得更加开心。那抹灿烂的笑颜让爆豪有一瞬间恍神,绿谷眼神骤然一凛——

膝盖向前一推顶上人毫无防备的腹部,趁爆豪来不及顾及手上动作的瞬间拉住人的手腕翻身一压,反过来把人压倒在床上。
 

「这样岂不是更好。」

伸出猩红的舌尖滑过上唇,唇角沾上了一丝丝透明的唾液,竟让爆豪一时间看得移不开眼。

 「需要我来服侍您吗。」

骑坐在爆豪的腰间,指尖一旋,早已在刚才的拉扯中变得松松垮垮的和服腰带彻底被解了下来,随着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淡淡的绿茶香飘散开来。

丝丝缕缕的甘甜和苦涩,明明说着挑逗的话语,绿谷的信息素却是清透干净得像被清泉泡开的枝叶。

干净得完全不像一个万人斩的娼妓。


爆豪呆愣地看着绿谷含笑的眼睛,一时间竟说不出话,直到一团柔软覆上自己的唇角。

他猛地清醒过来,把坐在自己身上的人拉进怀里用力咬上那粉色的唇瓣——

毫无怜惜可言的的粗暴啃咬,强行撬开唇齿在人柔软的口腔里横冲直撞,卷起柔软的舌尖舔咬。
有血腥味泛起来,腥甜的伴着二人些微交融的气味更加让人兴奋。

爆豪的手抚上人胸前已经挺立的樱色乳尖,肆意揉捏拉扯,把浅色的乳尖玩弄得涨红充血,引起身上的人阵阵敏感的嘤咛。


在绿谷快要缺氧的时候他终于松开了人被吻的有点红肿的唇。看着那人已经涌起点点泪光的眼睛,爆豪胜已用自己都难以察觉的温柔动作把人搂进怀里,仔细去嗅颈项间由于温度升高愈发甘甜的气味。


 「你就是这样勾引客人的吗?」

 「挺不赖嘛,废久。」

爆豪的声音就在耳边,甚至紧贴着耳窝,绿谷被泛滥起来的辣味包裹着已经激出了眼泪,鼻翼微微动着尽量放缓呼吸不让自己吸入更多的信息素。


 「不如就用身体来偿还吧。」

 「让我找了七年的代价。」

亲密地用脸磨蹭绿色的柔软卷发,属于绿谷出久的气味清甜地与自己缠绕在一起。爆豪不自觉收紧了手臂。


 「反正你也只有身体能用了吧。」

 「色子。」

绿谷默默听着七年未见的幼驯染用情人耳语般的呢喃吐出尖锐的话语。

果然是一点都没变,无论过了多少年。

爆豪胜已。


 「如果爆豪队长乐意。」

 「我自然是愿意的——」

依然是柔和的话语,似乎还带着应许的意味,绿谷出久用下颚磨蹭了一下对方脖间的肌肉。


随即狠狠咬下去———


 「!!!」

爆豪吃疼地立马松开了手,还没来得及推开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就感觉左手迅速被衣带绕上,身体一翻倒卧在床上,右手也被反扣和左手绑在了一起。

脖子上一定是鲜血淋漓。爆豪胜己感觉到有黏滑的液体一直从颈间滑落下来。


 「你干什么混蛋!」

 「爆豪队长不是说要还债吗?」


绿谷站起来整了整衣服,把脱下去的和服重新穿好。

  「只咬你一口,总觉得便宜你了。」

  「放开我!混账——」


 「我都能解开,小胜一定解得开的吧?」

 「你知道的,我和你刚刚一样没有绑死结。」

 「我们之间没必要假装不是吗。」

绿谷出久背倚着墙淡淡地笑着,看那个金发男人像变魔术一般流畅地自己松开手上的绳子,一脸暴躁地瞪着自己。


 「你来找我不是为了叙旧的吧,爆豪队长。」

 「现在可以讲你的目的了。」


爆豪胜己紧紧盯着眼前离自己仅仅只有一米远的绿谷出久,一瞬间竟有些不认识面前淡笑着的人。

这还是他曾经胆小怕事一看到自己就浑身发颤的幼驯染吗。

这七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涉谷地下拍卖会吧。」

爆豪也不掩饰,大剌剌坐在被褥上盯着眼前的人。

 「我想知道,【吉原】有没有参与。」


绿谷出久沉吟了两秒,轻轻摇了摇头。


 「'参与'这个词用得不准确。」

 「我们是主办方。」

 「什——」

爆豪马上想要问绿谷有没有参与,话出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立场去问。
而直觉告诉他即使问了也不会得到答案。


 「小胜是因为任务才来的吧。」

绿谷勾勾手拿起搁在茶几上的水烟管,点起烟丝看白色烟气袅袅升腾起来。他没有去看爆豪,慢悠悠却笃定地开口。


 「能问到那种隐秘的拍卖会,联想到你是独自一人来到吉原势力区,应该不是警察的集体性行动。」

 「那么就是秘密任务。」

 「你想知道什么呢,拍卖会的拍卖物品,宾客名单,抑或是主办方。」


爆豪胜己抿了抿唇,眼睛紧盯着绿谷手里的水烟管。


 「我要拍卖会的宾客名单和幕后主谋的身份信息。」

 

「我只能帮你混进去,其余都要你自己去查。」

 「足够了。」

快速简介的回答让绿谷愣了一愣,但一对上那双溢满自信而和傲气的暗红色眸子,他又重新沉下心低低笑了起来。


 「你果然一点都没有变。」

慢慢走近床边,爆豪也没有挪动,就那么紧盯着绿谷走到他身侧。


 「又强大。」

 「又残忍。」

绿谷吸了一口水烟,对着爆豪越来越黑的脸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一个星期后来登楼,我会给你答复。」

说完这句话绿谷迅速抽身退到了门口。和Alpha独处了这么久,他的忍耐已经到了限度,只不过是用意志强行撑到了现在。

绿谷单手撑着门支撑住自己开始脱力的身体,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他小声呢喃,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在对爆豪说。


 「刚听到小胜来到涉谷的时候,我在想你有没有一丁点意图是来找我。」

 「果然是我想的太多了....」



 「毕竟小胜,讨厌我呀....」

绿谷出久拉开门跑了出去。


爆豪胜己独自留在房间里。空气中还残留着绿谷身上略微苦涩又氲着甘甜的绿茶香。

他紧紧捏着拳头,指缝间渗出的点点血渍很快融进暗紫色的锦被里,消失不见。




TBC





 

评论(86)

热度(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