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本金华火腿回来填坑了

来自上等黑豚猪
新年愿望是收到好用的生发水,谢谢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违禁品 06

*扫黄特警咔x娼妓久,ABO文

*请点击BGM配合食用,BGM:Alligator

*有车,慎入,给秋裤太太的新婚礼物 @早川花秋裤 

*结婚对象是我,谢谢大家(给大家发狗粮,不,喜糖

*前文:0102030405

 

 

 

「队长,昨晚的潜入搜查……」

 

 

涉谷警察分署,临时开辟的特警专案组。

爆豪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腿直接架在玻璃茶几的动作昭示着他此刻糟糕透顶的心情。

 

一旁准备过来询问调查过程做记录的警员怯生生地瞄了一眼爆豪胜己颈侧和手上缠上纱布的伤口,脑内暗自为这次行动的危险行动增加了两颗星。

 

 

「现在收集到多少线索了?」

爆豪终于从绿谷离开的烦躁里回过了神,指关节敲了敲桌子,锐利的眸子盯着四名负责留守的队员。

 

如果谁说什么都查不到,他现在绝对会直接把他们炸飞。

 

 

「我们这边的分析组发现了一些线索。」

坐在电脑前的眼镜男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开口。

 

「吉原的掌控者大先生从不在涉谷地下街路面,他选择用代理人帮自己处理所有生意上的事情。」

「据我们所知,他以前的代理人在一场内部斗争中被枪击致死。」

 

「或许我们可以从他的新代理人入手。」

「昨晚趁着队长潜入吸引了对方的大部分注意,我们四处询问了一些当地人和其他小型妓楼,现在吉原的代理人名叫绿谷出久。」

 

「我们可以从这个人身上——」

「够了!」

 

 

爆豪胜己一声暴喝打断了对方的话头。他烦躁地搔了搔头发,瞥了不敢再吱声的人下属一眼,强行把内心的焦躁压下。

 

 

又是废久——

 

这趟浑水,他究竟趟了多深——

 

 

「所以,没有其他方法?你们都是饭桶吗——」

「这是唯一的办法!」

 

终于有人忍不住站起来制止了爆豪的话。

 

「队长很重视这个案子,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视。」

「但这确实是唯一的切入点。」

「这里的人都是绑在地下街这条船上的人,我们探听不到任何关键的消息。」

 

「如果得到那个代理人,我们就可以——」

 

「你说的得到,是说我们要捕获他?」

爆豪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对方话里遮遮掩掩的关键。

 

「如果不得不做到这一步。」

 

「我们是警察,不是罪犯。」

「我们可以请他过来协助调查,况且作为秘密任务——」

 

「我们可以动用的特权更大啊。」

 

 

没有人出声讲话,气氛沉默了下来。

 

过了两分钟,爆豪走到那名警员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略微点点头,似乎是赞同了对方的意见。只有对方知道爆豪实际上是借机压低声音。

 

 

「藤本。」

「队长?」

「你是哪一方的人?」

「……」

「队长既然知道,何必问。」

 

「警队有掺和到这次事件里吗?」

「没有,但是——」

 

「涉谷的黑势力,这一次必须大挫。」

「即使需要制造牺牲品,我们也在所不惜。」

「希望队长你理解。」

 

 

爆豪胜己放开搭着对方肩膀的手,示意周围的人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工作。

 

 

「那么绿谷出久的部分,由我负责。」

 

「我会不惜一切把他知道的东西都挖出来。」

 

 

爆豪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显示屏,声音只有冷漠。

 

「你们负责后台支援,不要打草惊蛇。」

「是!」

 

 

 

-----------------------------------------------------------

 

 

 

站在吉原的朱红色阁楼上可以看到整个涉谷中心的夜景。满目闪烁的霓虹灯招牌让地下街的夜晚沉浸在一片旖旎的景色里。绿谷出久呆呆地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抿了唇。

一如既往地热闹,一如既往地让人厌恶。

 

今晚的他在等一个约会。

 

 

“笃笃————”

 

「绿谷先生,您的客人已经到了,正在房间内等候。」

「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绿谷轻声回答,踱步到梳妆台前,把卷翘的发梢用发针别好,夹上浅金色的发簪。今晚的他穿的是淡青色底色的和服,上面是丝线刺绣的粉白杏花。袖子缀满了碎落的花瓣,把堪堪裸露的手腕映衬得越发透亮细白。

 

他坐在梳妆台前检查了一下妆容,小心地抿上粉橘色的唇膏,指尖沾上带着熏香的脂膏点在脖子上,擦过腺体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绿谷犹豫了片刻,还是从抽屉里拿出避孕药,含进了嘴里。

 

 

 

当他打开包厢门的时候,里面一个精瘦的中年人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

 

「真是稀奇呢,绿谷先生居然会打电话过来答应见我。」

中年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绿谷出久,目光中赤裸的意味不言而喻。

 

 

「咳,早川先生,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绿谷轻咳一声,打断了对方意犹未尽的注视,撩起衣摆靠着小桌子边坐下。

 

房间内点燃着添加了特殊香料的琼脂,淡淡的香气十分撩人。

绿谷皱了皱眉,他好像并没有叫人点熏香剂。

 

 

「绿谷先生好大的架子呢,从来不接受我的登楼。」

早川小彻紧贴着绿谷坐下,手指不安分地探进人的和服下摆。

 

「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早川小彻先生。」

绿谷捕捉痕迹地拨开那作乱的手。

 

「关于一个月后的拍卖会,未知您负责的场地准备得如何呢?」

「这……作为涉谷最大的酒店业管理层的二把手,我的本事绿谷先生不会不知道吧?」

 

「还是说……」

 

早川凑近那海藻绿的发间,淡淡的香气让他眯了眯眼。

 

「绿谷先生想要亲自领教一下在下的本事?」

「我自然是信任早川先生的能力。」

 

绿谷出久停顿了一下,没有推开几乎要蹭上自己脖子的中年人油腻的脸。

 

「不知道您手中的宾客名单……有没有问题?」

「绿谷先生想要检查?」

「您知道最近涉谷来了专案组的人,我不得不担心……」

「绿谷先生想要看,我自然是会满足的……」

 

「但这要看绿谷先生用什么来交换了——」

 

 

「如果我答应,我现在就能拿到?」

绿谷出久挑着眉弯了弯唇角,翠绿的眼睛里波光潋滟,看得早川呆滞了一瞬。

 

 

「现在?不不不。我需要先请示饭岛先生——」

「也就是说你其实没有权限——」

「如果绿谷先生愿意顺服于我的话,那自然不在话下——」

 

「够了。」

 

「你可以滚了。」

绿谷出久打断了人的话,冷淡地下了逐客令。

 

「哈哈哈,没有利用价值就马上让人滚吗。」

早川不怒反笑,感兴趣地看着绿谷冷淡的神色,似乎丝毫没有感到挫败。

 

 

「吉原的夜莺,果然有趣。」

 

绿谷冷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然而还没站起来就一阵腿软,他此刻才发现自己浑身使不上力气,与此同时身体里渐渐涌起的熟悉的酥麻感让他心中咯噔一下。

 

 

「你下了药?」

已经泛起水汽的眼眸狠狠瞪向早川小彻,奈何此刻提不起力气的声音反而像极了勾引。

 

「毕竟以绿谷先生的能力……我可不敢硬抗,这种珍贵的熏香对特殊体质有升幅的作用,我也是花了大代价的。」

 

早川贪婪地看着伏在地上的人,单手抽开了腰带。

「可惜你不乐意自愿,我也只好当一回粗暴的小人……」

 

 

 

下文点击链接上车

 

 

 

 

 

这只夜莺就要成为他的囊中物————

 

 

「…………滚。」

 

一直被压在被褥里被动承受的人仿佛突然找回了力气,一扭臀就着被插入的姿势翻转过身与早川面对面,已经胀大了一圈的阴茎被迫挤出了半截,下身被扭转的尖锐疼痛让早川惊呼一声,旋即意识到脖子的大动脉被尖锐的利器抵住。

 

闪过的金光。是绿谷别在头发上的发簪。

 

冷汗,顺着脸蛋滑落颈侧。

 

 

「早川先生不知道满不满意呢,我付出的代价。」

「现在您可以履行承诺了。」

 

「不然我可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住我的手。」

「毕竟——现在的我可是被“下了药”的呀。」

 

 

绿谷脸上情欲的潮红还未褪去,眼尾因不断的流泪而染上一圈红晕,翠绿色的眼睛却没有丝毫迟疑。

 

眼神清醒得早川甚至开始疑惑对方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演戏。

 

 

「绿……绿谷先生,大家还是合作伙伴,没必要动粗……」

「我是大先生的涉谷代理人。」

 

「不知道单凭您想要标记我这一条。」

「能够让您享受什么级别的死法呢?」

 

「……」

「……您真会开玩笑哈哈哈哈。」

 

「那么名单就麻烦您了。」

「不不不,这我真的不能答应您。」

 

早川瞄了一眼抵在脖子上冰凉锐利的发簪底端,小心地咽了口唾沫。

 

「尽管我是这场拍卖会的统筹,但实际上最核心的名单全部掌握在大先生的手里。」

「商界和中层的政客,这才是我掌握的东西。」

「我只能给你一部分。」

 

 

略微思索了几秒,绿谷啪地打了个响指。

立马有保镖推门而入,垂手立在门边等待。

 

「在早川先生的人把资料送过来之前,只能麻烦您在这里做客了。」

 

绿谷扶着桌子慢悠悠站起来,用皱掉的衣服遮住黏满体液的下体,示意保镖将人绑起来好好照料。

 

「下次还是不要太冲动为好,早川先生。」

「万一泄露给了大先生——」

 

绿谷瞥了一眼早川腿间被突然的变故吓软掉的阴茎,抬起下巴指了指角落里隐藏的监控。

 

「真的十分抱歉!绿谷先生!」

「我马上打电话准备资料,求您——」

 

“啪————”

 

绿谷出久用力带上门把那个让人作呕的声音关在门背后。

他扶着墙慢慢往自己的房间挪,只想回去好好洗个澡。

 

独自等待药效过去。

 

 

 

TBC

 

 

 

 

评论(99)

热度(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