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胜出】违禁品 07

*扫黄特警咔x娼妓久,ABO文

*请点击BGM配合食用,BGM:情欲アクメ

*前文:010203040506


 


涉谷市区正中心的Blizz大厦,负三层闲杂人员禁止进入的电房,入口的大门永远贴着黄色封锁条,没有人知道门背后是一条密道。


涉谷地界上最豪华的标志性建筑拥有隐藏在地表的以下的倒式结构,一直被当成是废弃的避难所。当时设计出来作为防空设施的地下结构由于水电供应线路的考虑不周,测试中没有通过水电的稳定供应,最终导致了被废弃的命运。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地下负五层是【吉原】的私狱。



稀稀落落的流水声在寂静的地牢里尤为突兀,管道内生长的藻类散发着阵阵奇怪的霉味,破裂的水管被塑胶纸和毛巾临时堵塞住漏水的豁口,但仍不断有水从裂缝中溢出。牢房分布在狭窄过道的两旁,走道唯一的照明工具是一枚不停闪烁的灯泡,隐藏在阴影里的看守手握电棍负手而立,对身后牢房凌乱压抑的呻吟声充耳不闻。

这里是吉原用来临时存放“货物的地方,”刚买回来未经调教的“货物”需要经过分类输送到不同的场所。

在选作守卫的都是训练有素的Bata,每个人都被严格要求看守自己分配到的区域。正是由于牢房里的货物偶然会出现稀少的Omega,吉原特意选了对信息素不敏感的工蜂作为牢房的看守,并且立下了严格的监控制度。妓楼的命脉既是娼妓楼本身,品质优秀的货品也是重中之重。


绿谷出久带着保镖通过地牢密道的时候下意识皱紧了眉,鞋底踩在潮湿的砖地上一不小心就会打滑,人走起来尤为困难,只有守卫有特殊构造能够快速通过的鞋子。

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他比任何人都熟悉。



过道里暗淡的灯泡摇摇晃晃投下斑驳的光斑,时暗时明让人看不真切牢房里的人,但只要有嗅觉的人都能够轻易闻到牢房内翻涌着omega发情时甜腻的信息素,多人混杂的香味浓郁得能拧出水来,当绿谷走到四号地牢的时候,里面的几个少年已经被被陌生而庞大欲望折腾得失去思考能力,只能凭借身体本能开始彼此互相抚慰。

深陷发情期的omega反应异常迟钝,他们甚至丝毫没有注意到牢房的锁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狱卒解开。


绿谷出久瞥了一眼地上交缠成一团的几个年轻肉体,冷淡地开口吩咐身后的保镖。


「咚,给他们注射抑制剂。」


「是,绿谷先生。」

被称为咚的保镖似乎丝毫没有被眼前的淫靡场景触动,面无表情地按住四具交缠的赤裸肉体一人打了一针。抑制剂很快起了作用,终于冷静下来的四个少年重新找回了理智,尖叫着四处找遮蔽身体的衣物。


「哪一个是明树。」

绿谷偏过头问陪同在旁的守卫,带着面罩的男人沉默地指了指中间栗色头发的少年。


少年全身的皮肤还泛着未褪的粉红色,微长的栗色头发被汗打湿粘在颈脖上,尽管还未恢复过来,依然一脸警惕地瞪视着门口的三人。


「是我。」

还个15岁的少年,身处这样的处境,开口还能不卑不亢又带着不冒犯的克制。一边的三个少年此时也簇拥过来,紧紧靠在明树的身边。



「从今天起,你不再住在这件牢房。」

绿谷感兴趣地挑了挑眉,看来手下提供的情报没有出错,这个叫明树的孩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至少从笼络人心上已经出色到他不得不亲自露面。



「那他们……」

少年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又止住了话头。


「你没资格过问。」

绿谷一步步走上前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抱作一团的四个人。


「逃跑是妓楼的大忌。」

「作为领头人,不需要我阐明后果了吧。」

「……」


少年沉默了片刻,咬了咬下唇站起身。他身后的另外三人想要伸手拉他又忌惮于门口的守卫。

明树牵扯出一抹苦笑,默默跟在绿谷身后走出四号牢房。


走出了好一段距离,绿谷往左拐进一个小小的拷问室,示意保镖和守卫留在门口。


「跟我进来。」

示意明树跟他走进拷问室,绿谷迅速关上了门。拷问间的隔音做得很好,所有的声音都被锁在了门外,相对的门外的人也无法听到他们的对话。


「讲一讲你们是怎么逃走的。」

绿谷坐在铺着软垫的椅子上,指节敲了敲身后厚厚的石墙。

「……」

意识到对方并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少年也略微放松了下来。



「水管,我们之前的囚室有马桶和水管。我利用管道传震判断附近最大的豁口,这里的管道铺设有问题,排水口附近的管道锈化情况最严重。我们从排水口出去。」

「尽管最后还是在出口附近被抓住了。」

明树脸上露出绝望地神色。


「我没有想到这里看似漏洞百出,守卫会如此神严。就像预料到我们可能的行动一样,每一个有逃跑机会的出口都有摄像头和守卫。」

 

「那是自然的,这里是吉原的货仓。」

绿谷淡笑着摇了摇头。


「我当年也利用了水道,唯一不同的是我逃出了地牢。」

没有理会少年惊异的眼神,绿谷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


「成功逃出地牢,在帮助我的人调开监控的时候摸索到了真正的出口,负一层被封锁的电房。就是在那时候——」

「我遇到了大先生。」

 

「大先生的势力还没有达到今天的地步,这个私狱曾经由两方人共同持有。」

「和我有关联的所有人都没有活下来,只有我。」


「他买下了我。」


少年正沉浸在故事里,空气却突然沉静了下来。他抬起头去看绿谷,没有在对方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感激。

绿谷出久眯着眼凝视眼前的虚空,翠绿的眼眸里只有无尽的冷漠。


「我会把你送到附属于吉原的妓楼。」

他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重新舒展开神色,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会成为花魁,顶替我的位置。」


「那我的同伴们——」
「你有本事救他们吗?」


直接打断了少年的话,绿谷钳制着人的下颚强行把人扯到面前。


「连自己都没法保护——」

指尖从被捏青的下巴滑过上下滑动的喉结。


「有什么资格怜悯别人?」

轻柔地摩挲少年脖颈旁暴露的腺体,感觉到手下的皮肤在不住颤栗,绿谷出久面无表情地松开了手,用衣袖擦擦手指。


「我会让我的保镖送你。」


他打开门,示意门外的保镖把少年送走。

 

「我自己在这里待一会儿,你直接回去吧,咚。」

「是,绿谷先生。」



重新关上门,绿谷出久靠在厚重的铁门上看着琳琅满目的淫具,缓缓滑坐在冰凉的地面上。

也是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他大力深呼吸了几口,忍下了翻涌而出的呕吐感。

 

------------------------------------------------



「小子,你叫什么。」

那个人坐在轮椅上,冷淡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


他被强行摁在地上,脖子后方紧紧钳制的手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恐惧和疲累感不住上涌,被长时间关押在黑暗的牢房里,单单是强烈的白昼也让他意识涣散。

使不上丝毫力气挣扎。


「绿谷......出久......」


牙齿在上下打颤,脖颈处的腺体被人大力按压着。他咬破了舌尖强迫自己保持清醒,血从肿起来合不拢的嘴边留出来,一滴滴落在布满灰尘的瓷砖上。

 
「有意思的小鸟。」

他的余光里,那个人对手下做了个手势,下属会意地点了点头,拨通了电话小声和对方交涉。


「P先生,对方说这是个珍贵的omega,不愿意压价。」
「人是我们抓到的,监狱是我们共同持有的,一分都不要让。」
「是。」


脖子后的手松了松,有人抓住他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提起来。
绿谷努力睁着眼,涣散的视线却始终无法看清那个坐在轮椅上逆着光的人。


「凭一己之力来到我面前,有趣的孩子。」
「你以后就成为吉原的夜莺吧。」

「既然是我的人,我送你一个礼物。」
 

绿谷出久呆滞地看着那张嘴一张一合,逐字逐句吐出他永远都忘不掉的那句话。



「把所有与他有关的人带到这里,在他面前处决。」

「不要留活口。」



TBC




 

 
评论(73)
热度(574)
一只腿子|| CP@早川花秋裤
致力于把老婆宠上天
© 半泽火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