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腿--期考中不定时更新

来自上等黑豚猪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无心睡眠(完结短篇)

*一个狗血小甜饼
*和老婆的合*体作品,插图 @早川花秋裤 

*请点击BGM搭配食用,BGM:Can't Sleep Love

*因为连续翻车事故(七次),除了开头全文走外链,老婆的图发不出来我很忧伤。。(翻车七次郎的哀伤眼神



 


爆豪胜已从未想过会有那么一天,自己梦见了几千个日夜的假想真真切切出现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还是以最烂俗狗血的方式。
 


 

结束了一日繁忙工作的英雄爆心地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了。

尽管第二天是周末,但对于没有性生活,不,没有恋人的职业英雄来说那只不过意味着习以为常的自愿加班。反正假日他也无事可做。
因此当爆豪满脸不耐烦地接起电话,听到上鸣电气叫他过来参加A班同学聚会‪今晚不醉无归的时候,爆豪胜已下意识破口大骂对方没有职业素养。
 
 
「你这样永远会活在职英排行榜底层的,英雄白痴脸。」
「爆豪你嘴还是那么坏啊!混蛋啊啊啊啊!」
 
「反正老子要工作,不去。」
「明天是周末啊!你再这样下去将来会孤独终老变成独居的糟老头…」
「哈?关你屁事!去死吧!」
 
「等等!绿谷他也回来哦!你们很久没见了吧!要不要过来——」
「老子为什么要因为臭久过去什么拼酒大会?」
 
 
「……」
 
「时间,地点。」
「诶?」
「我问你时间地点!混账!」
「你要来吗!‪今晚9点,地址是————」
 
 
“啪——”
 

记住了时间和聚会的地方,爆豪没有理会在对面聒噪的上鸣直接挂掉了电话,他还要回家赶紧换下战斗服。手机显示时间已经到8点了,他不想迟到。
 
 
绝对不是因为想要早点见到废久。
 
爆豪把掌心的手机捏得嘎吱响了一声,屏幕发出了让人心颤的碎裂声。

 
他和绿谷出久已经一年没见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从雄英毕业前一天,‪下午5点40分,黄昏的学校天台。
无论多少次强迫自己忘记,爆豪依然无比清晰地记住了那个下午的一切。
 
自家幼驯染那张该死的脸上浮起的红晕就像黄昏时铺天盖地的烂漫红霞,逆光之下皮肤上细腻的绒毛把人镀上一层柔软的金色光晕,看起来温柔得要命。
 
绿谷柔软的下唇被牙齿轻轻咬住,他的手指紧紧攥着衣角,似乎在纠结什么。
 
然后他动了动唇说了句好。
 
 
爆豪胜已溢满怒火的瞳孔里满满的全是自家幼驯染对着轰焦冻说了句好,在那个所有少女漫画的表白圣地学校天台上,在下午黄昏最浪漫的微醺阳光里。
 
那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美好得让他抬手就炸掉了身后天台的门————
 
 
回忆结束。
 
 
 
烦躁地地擦了擦滴着水的头发,爆豪把干净的黑色T恤套在身上。他不知道自己刚刚在发什么神经,为什么一听到绿谷的名字就答应了去那场愚蠢的同学会,他更不知道自己干嘛要特地回家洗澡换衣服。
 
明明这些全都没有必要。
 
只不过是去见一见废久而已,就算他诚恳地跪下来跟自己道歉也不会原谅他。
更何况他俩因为在毕业前打架而被罚毕业典礼当日站在门口当了一天门童。
 
想到自己一生中最羞耻的那一日,爆豪胜已终于忍不住炸掉了捏在手里的手机。
 
 
时间已经接近九点,他拿上车钥匙大力摔上了门。
 

 

 

后续请点击链接(被删到心如刀割)

(秋裤太太的画也在那) 

 

 

 文末悄咪咪 @bayoo  答应写给柚子太太的酒后乱性!(虽然写的挺烂的

评论(44)

热度(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