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胜出】违禁品 08

*扫黄特警咔×娼妓久,ABO文

*请点击BGM搭配食用:満月は人を狂わせる

*前文:01020304050607

*警服咔带久出台的灵感来源于肉肉给我画的图!!超好看!!特地给她写了这段戏w

 

 

 

凌晨1点20分,涉谷地下街最大的妓院——【吉原】,正是灯火通明顾客盈门的时刻。依照吉原的惯例,色子只在晚上7点至12点在花厅招揽客人,品阶往上的娼妓只在每周安排三天登楼面客,至于花魁,每个月只需要1天。


所有登楼的客人在选中编号之后需要到前台缴纳对应的押金,才由人领进专门的包厢,这也杜绝了捣乱以及潜在的不干净势力潜入。

 

每一个人都需要经过前台认领编号。

如果点的是色子以上的品阶则需要提前预约,越往上检查越严格。

至于花魁,则必须提前得到花魁的通告以及暗语才能登楼,且每一次的暗语都不尽相同。

 

 

在楼殿前负责前台服务替客人点号牌的招待正计算着这一晚上的收入乐的合不拢嘴,不俗的收入显然让他想到自己不菲的提成。

然后下一秒出现在视线里的人影就令他所有的笑意都僵在了脸上。

 

 

「警察先生,不知道您——」

「是在这里领编号吧。」

 

「这、这......」

「啊?有什么问题吗!警察生意就不想做啊!」

「不、不是的!您别生气....」

 

 

听到是生意,招待暗地里松了口气,胖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几分。

 

「我们吉原有整条花街最优秀的货源,您随便挑!不知道您看中的是哪一位?如果有预约的人——」

 

 

爆豪胜己没有去看价目表和名单目录,紧盯着招待还隐忍着警惕之色的笑脸,弯起食指扣了扣前台的木桌子。

 

一连串听起来随意又毫无规则的敲击声。

 

实木的声音有点沉,却又通透,是块好木料。

 

 

招待愣了一愣,会意地小心往前倾了一点身子,快速扫视一眼周围之后压低声音。

 

 

「您、您不是警察?」

「不该问的,不要问。」

 

 

「我要点'夜莺'。」

 

 

 

-----------------------------------------------------------

 

 

 

一小时前,涉谷警察分署临时行动组办公室。

 

「队长,孤身前往的计划太草率了!况且活动的日子临近,地下街的防范必定——」

 

同一个小组的成员都纷纷劝阻爆豪要和上次一样孤身前往寻找线索的决定,毕竟上一次只不过短短几小时就已经负伤,而这一次竟是要直接以警察的身份前往。

 

 

「闭嘴!吵死了。」

 

爆豪胜己把脚架在桌子上,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手表。

11点40分,还没到约定的时间。

 

但自从昨天收到绿谷出久派人送过来的信件,他根本无法冷静地坐在办公室。

 

 

「明晚1点20分,吉原正门,我在楼上等你。」

 

白色的信纸上只有正中心的一句话,但爆豪一看见信纸就知道重点不是那一处。

 

真正的信息是纸张底端像失败的装饰一样印上去的暗粉色印花。

 

 

不规则分布中间隔着不对等的空隙,如果是旁人看也许会发现这个奇怪之处,却无法理解这个暗号的隐藏含义。

只有他能一眼看懂,因为这是他和绿谷小时候玩过的侦探游戏。

 

一种异常简单的排列规则,往上代表前一个音节,往下代表后两个音节,空隙的宽度表示停顿以及中间包含的字数。

 

 

「记住暗语,不要登楼。」

 

这才是绿谷出久要传递给他的内容。

 

 

 

「大家,我相信队长穿警服去有他自己的打算,你们先冷静一下。」

一直在电脑前整理信息的警员迟疑地打断了依然没放弃劝说的众人。

 

「上一次尽管是便服调查,但其实我们全都暴露了。」

「这是反馈回来的信息,可以看到地下街的巡逻范围从我们进去之后填补了几乎所有漏洞。」

 

「也就是说,他们对警方的活动有一定的了解,甚至了解得比我们猜想的要多。」

「所以——」

 

 

「所以我直接以警察的身份出现,让他们觉得我不过是个好色的败类。」

「说不定还能迷惑对方。」

 

爆豪胜己接过了话,随手从抽屉里掏出一副平光镜戴在鼻梁上。

 

 

「既然一早暴露了,干脆直接出击。」

「你们在这里留守。」

 

「是!请您千万要小心!」

 

 

 

-----------------------------------------------------------

 

 

 

「花魁已经在房间内等候了,您现在就可以登楼。」

 

招待微微颔首以表示为一开始的无礼作出歉意,但爆豪胜己只是盯着他,没有动作。

 

「这位客人——」

「我不登楼。」

 

「我今晚要带‘夜莺’出台。」

 

招待闻言笑容一僵,脸色有些青。

 

 

「这,我们这的花魁一般都不能随意出台——」

「我对上了号,想必你们也知道这得到过花魁的首肯」

「可是——」

「你可以通报,我在这里等。」

 

 

招待的胖子沉默了两秒,拿起了话筒拨了几个数字,爆豪没有错过对方的眉心皱了一刹,他移开视线假装什么都没注意到,目光随意在身边走过的色子身上梭巡。

 

 

「请您稍等片刻,‘夜莺’大人很快就到。」

 

挂上电话,招待毕恭毕敬地行了礼,开始为花魁的出行做准备。

不到5分钟的时间,爆豪敏锐地听到有脚步声出现在通往阁楼的楼梯转折处。

一抬眼就看到一袭红色的身影——

 

 

今晚的绿谷出久穿了一身橘红底色的和服,上面有白鹤和流云刺绣点缀,暗红色的腰封把腰肢束得很紧。墨绿色的卷发被发簪盘起在脑后,滑落下来的碎发丝一缕缕掩映着细腻的脖颈。尽管只是薄施粉黛,配上那双潋滟的翠绿双眸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爆豪直愣愣地盯着人从楼梯顶端一步步走下来,穿上招待准备好的二齿木屐走到自己面前。

 

 

「晚上好,警察先生。」

 

那个人抿着唇笑了笑,眉眼温顺,探出手挽上爆豪胜已的右手。

爆豪过了一秒才从那个笑颜里回过神来,眉头一皱下意识就想要甩开绿谷的手。

 

「小胜不希望在这里功亏一篑吧?」

绿谷倾身上前依偎在他身侧,似是要亲密耳语,实则却在压低声音小声劝说。

 

「……」

「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爆豪胜己也放低了音量,配合地贴近绿谷圆润的耳垂,小粒的珠玉耳环在温热的吐息下微微晃动。绿谷不动声色地偏头躲开,爆豪随意往下瞥了一眼,立马发现他的脖子戴上了抑制环。

 

 

「废久,你的脖子——」

「这里眼线太多,我们先出去。」

 

 

说完这一句,绿谷出久就移开了脸,似乎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亲密姿势而害羞,他红着面颊向爆豪行了礼。

 

「警察先生,请容许我先带您游览花街的夜市,之后再——」

 

绿谷止住了话,仿佛是羞耻得无法往下说而别开了脸。

 

 

「也好,那就先游览,反正夜晚还很长……」

 

爆豪配合地握上绿谷挽住自己的手,牢牢地扣紧,语气是熟练的属于嫖客的玩味。

 

「何况绿谷先生也逃不掉……」

「……」

 

「今晚就承蒙您垂怜了……」

 

绿谷出久似是柔弱地倚在爆豪身侧,被对方牵着慢慢走出了吉原楼。

 

身后的招待皱着眉目送二人出了花厅,迅速拿起话筒拨了一串号码。

 

 

 

-------------------------------------------------------

 

 

 

二人出了门并没有快速离开,而是在热闹的街头随意闲逛。绿谷亲密地倚在爆豪肩头,和街上每一对嫖客和娼妓并无异样。

 

只有二人知道他们看起来的亲密耳语只不过是压低声音的争吵。

 

 

「小胜太暴躁了,刚刚差点就要露陷啦!」

「哈?明明是你这家伙突然黏上来——」

「一般哪有人会推开花魁的——」

「呿,废久就是废久而已,装什么装。」

 

 

爆豪胜己满脸不屑的表情在看到转角处卖玫瑰花的小贩时立马变得煽情起来,他停下了脚步,右手搂上了绿谷的腰。

 

 

「喜欢玫瑰花吗,绿谷先生?」

「如果是警察先生送的,我自然是非常喜欢……」

 

绿谷柔顺地任由爆豪揽着腰走到小贩面前,看着他掏钱买下一小扎玫瑰。

 

「给你。」

 

爆豪胜己把花塞到人怀里,趁机把绿谷拉近自己,两人几乎面对面相贴,看起来就是一个暧昧十足的拥抱。

 

 

「十一点钟方向,两个人;8点钟方向,一个人。」

他压低声音在绿谷耳边低语。

 

「上方旅馆第二个窗有监视,还有刚刚我们路过的两家妓楼,吉原派出的人在大概身后60米位置。」

绿谷出久把下颚贴在爆豪警服冰凉的肩章上,眼睛眯了眯。

 

 

「宾客名单的数据卡在我右手的衣袖,一会儿牵我的手。」

「啧,多管闲事。」

「小胜明明就很需要……」

「给老子闭嘴——」

 

 

爆豪胜己松开揽着人腰部的手,绿谷满脸通红地从他怀里迅速让到一旁,害羞的表情让爆豪不得不佩服他的演技。

 

也让他骇然。

 

自己的幼驯染,究竟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经历过什么。

他身上发生过什么。

 

 

 

「绿谷先生,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

 

爆豪胜己牵起绿谷的右手,暧昧地握住轻轻摩挲人白净的手背,不着痕迹地把数据卡取下塞进制服袖口。

 

 

「警察先生真心急呢……那……」

 

绿谷羞赧地低下头,牵着人紧走几步把人拉进附近昏暗无人的小巷。

 

爆豪胜己一路任由绿谷牵着把他拉进小巷,一踏入黑暗就马上反客为主把人摁在墙上。

 

 

「废久……你喜欢在这种地方?」

他凑近人的颈脖,鼻尖抵在通红的耳垂上声线低哑。

 

「明明是因为小胜引来的人太多……」

绿谷微微侧了侧头,爆豪的头发扎在脖子上刺刺的,有丝丝痒。

 

「只能让他们看着了吧——」

「“腐败警察和娼妓的街头大戏”——」

 

 

爆豪胜己蹭着绿谷敏感的耳垂,凑上去狠咬一口,听到人的痛哼才满意地松开。

他不喜欢绿谷这种无所谓的语气。

这不是他认识的绿谷出久。

 

 

粗糙的舌苔舔上颈侧细腻的皮肤,爆豪在人白皙的颈间留下一个个嫣红的咬痕,隐藏在衣领下的抑制环让他眸色暗了暗,凑上去扯开有点松脱的和服衣领在凸起的锁骨上啃了一口。

 

绿谷的手指穿过人刺刺的头发,任由爆豪在自己脖颈间胡作非为。

仿佛对那十几道目光的注视观察毫无察觉。

 

淡淡的辣味渗入鼻腔,勾引着年轻Omega的身体分泌甜美的汁液。绿茶香逸散开来与微辣的香气交缠,爆豪胜已从被扯乱敞开的和服下摆探进手去,果不其然摸到了一丝湿意。

 

 

「这么快就湿了,很期待?」

他挑了挑眉,抚上绿谷擦着粉色唇膏的嘴唇,拇指粗鲁地摩挲把闪着光泽的唇膏擦去。

 

「是因为我吗——」

凑近人被摩挲得有些红肿的唇正要亲上去——

 

 

「爆豪队长未免太入戏了吧?」

绿谷出久亲昵地贴上他的脸侧,像猫一样磨蹭了几下,小声呢喃。

 

「两星期后,涉谷市中心的Blizz大厦负三层,请柬我会按上次的地址寄给你。」

「现在的我们——两,清,了。」

 

爆豪胜己一愣,随即被狠狠地推开,绿谷靠在墙上迅速开始整理自己散乱的和服。

 

 

「警察先生这般不诚实,恕吉原不能招待这样的客人。」

 

那个刚刚还在他怀里低喘着任人轻薄的人此刻皱起了眉,冷淡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气。

 

「喂,你——」

「如果是因为不知道,那我现在告诉您——」

 

绿谷冷笑着拉开衣领,露出黑色的Omega抑制环。

 

 

「您应该知道娼妓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标记,即使是临时标记。」

「作为花魁,不会接受和任何属性为Alpha的客人出台。」

 

「不知道警察先生为何要隐瞒自己的性别?」

「我,你事先又没说——」

「够了!」

 

 

绿谷出久一挥手,瞬间从巷子两端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爆豪立马判断出来的人并不在少数。

 

穿着统一黑色西服的人把中心的二人牢牢围了起来。

 

 

「把警察先生送出地下街,护送他直至离开‘入口’。」

绿谷出久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冷淡地对身边的保镖吩咐。

 

「谨遵您的意思,绿谷先生。」

为首的黑衣人躬身后退两步,对爆豪胜已作出请的姿势。

 

「还请您跟我们离开。」

「你——」

 

「警察先生请不要生气——」

 

绿谷的语气缓和了下来,似乎带上了安抚意味。

 

「据闻新调任的特警组对涉谷还不曾熟悉,不知者不罪,吉原的大门依然会为您敞开。」

「还望您接下来多多关照……」

 

爆豪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一声,脸上的怒容并未消散。

但他只是握了握拳头,示意前面的保镖首领领路。

 

 

「我会再来的。」

爆豪背对着绿谷,冷冷地甩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大步离开。

 

「恭迎您再次光临。」

 

 

绿谷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独自慢悠悠穿过黑暗的巷子回到大街。

 

 

他知道爆豪一定会听懂他的意思。

他在为两人的下一次会面创造机会。

 

而今晚的见面就让他有了一个篡改宾客名单的理由。

 

 

「特警组队长……会是个值得拉拢的角色吧?」

绿谷出久掏出手机,正准备拨打大先生的私人号码,还未拨完号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来电人显示是一个密保号码。

 

绿谷心里咯噔一下,只有他知道,大先生每次和他的通话都是用这个密保号码。

他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您好。」

 

「夜莺,我要你留意一件事。」

 

微弱的电流声并没有磨灭大先生语气里的凝重。

 

 

「您请讲。」

 

「吉原,混入了‘警犬’。」

 

 

绿谷出久闻言陷入了沉默。

 

地下街所说的“警犬”,就是警察的卧底。

 

 

TBC

 

 

 

 
评论(71)
热度(705)
来自上等黑豚猪
研究生在读,薛定谔的更新
CP@早川花秋裤
© 半泽火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