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本金华火腿回来填坑了

来自上等黑豚猪
新年愿望是收到好用的生发水,谢谢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违禁品 09

*扫黄特警咔×娼妓久,ABO文

*请点击BGM搭配食用: L

*前文:0102030405060708

 
 

 

「有怀疑的名单吗?」
 

「抱歉,还没有,我会马上全力追查。」
 

 

电话对面沉默了下来。绿谷没有作声,突如其来的沉默让他突然觉得心跳有点快。


大先生似乎在对面听着他的呼吸,半晌才慢悠悠地开口。语气里少了刚才的郑重,却多了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和那个警察的亲密见面感觉怎么样?」
 

「……」

「如您所知,很糟糕。」
 

「哦?据我所知你们是幼驯染。」

「以前的我已经死了,您知道的。」
 
 

「你现在是谁?」

「我是您的所有物。」
 

「看来还记得住」

「劳您费心了。」
 
「卧底的事尽快办妥。」
 
「是,我会尽快处理好。」
 

 

绿谷出久放缓呼吸等对面挂断了电话,盯着手机看了几秒。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尽管不明显,以他这些年与大先生的接触,绿谷能猜到几分大先生对他和爆豪胜己的事有所怀疑。尽管本来他就没想过能完全避开大先生的猜忌。

敏锐,多疑,善玩弄人心。

只是不知道这是试探的蜜罐陷阱,还是真正的有所戒备。

 
拍卖会临近,全线进入警戒的涉谷各个势力之间几乎处于一种剑拔弩张的状态,由吉原主导的地下拍卖会涉及到所有地区势力,牵扯上政法商界的交易内容,涉及枪械流入途径,土地规划和人口贩卖,即使稍微出现一点意外都足以打破这个以吉原力量为塔尖的金字塔势力体系。

而一旦举办成功,在涉谷这一块土地将不会再有人能与吉原抗衡。
 

这种敏感无比的时间点出现卧底的消息,无论是否属实,一旦被其他势力的眼线发现,必定会像投入池塘的一粒小石子,在地下街这个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汹涌的水潭里掀起无法逆转的波澜。

一旦涉谷出现混乱——————



绿谷出久深呼吸几下让自己努力平静下来,紧扣着手机的手指关节因为紧张而有点发白。
他迅速编写了一条短信发给手下负责资料管辖的安保副队长。


「明日一早,我要看到这半年里的所有人事任用名单。」



--------------------------------------------------------------



爆豪胜己没等到绿谷寄来的邀请函,却先收到了一份奇怪的邮件。


他例行查探的时候发现在和绿谷出久通讯用的公共收件箱里出现了一个小盒子和一封没署名的信。
信息来源是吉原一家分店的地址。

几乎是马上杜绝了这些东西来自绿谷出久的可能性,爆豪小心翼翼地把箱子取出来就带着所有物件回到附近的租屋。他没有先去拆信件,而是把箱子放稳后找来锋利的裁纸刀,一点一点撕开胶带,从边角的缝隙探进去。


探到三分之二的位置时,刀尖碰上了一个硬物。爆豪挑了挑眉,把缝隙处的纸皮一点点切开,露出了纤细密布的白色电线。

是一个自制固体炸弹。这种炸弹只用同样颜色的引线连接触发器,假若随意打开盒子,脆弱的引线一扯断就会马上自动爆炸。但也为拆解增加了难度,因为难以判断究竟是哪一个会触动雷管。

把整个箱盖都割裂出来,箱壁被分裂之后终于露出了炸弹的全貌。

然而爆豪没有猜对,实际上只是用炸弹外壳包裹的一个精细自燃装置,塑料外壳被刀尖刮出的痕迹有点凹陷显示里面并不是实心。包裹保护的导管之后几厘米长,缠绕的电线实际上只有两根链接在导管两端,分别堵住一端的开口。

里面应该是接触空气起火的自燃剂。

而被电线缠绕附着黏贴在盒子底部,紧贴着装置塑料外壳的是两张黑色的储存卡。


爆豪胜己把底部的卡小心挖出来后,狐惑地瞥了一眼装置。


不可能,废久不可能给我寄这种东西。

爆豪依然第一时间排除了绿谷。不提他们现在糟糕透顶的关系,绿谷出久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做固体炸弹。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要借助警察的力量,甚至还用了绿谷出久的地址。

爆豪蓦然一阵心悸。


无论寄出人是谁,万一这份邮件没有送到他的手里而是被人截获,单凭吉原的地址以及这些日子他和绿谷出久的接触,绿谷出久必然会陷入无比被动的状态。

不同于普通交涉,不同于信件,无论储存卡内是什么资料,都属于内部叛逃行为。

组织之中,以烟花之地的惩戒最为狠辣,娼妓实际上是个极为森严的金字塔体系,地位愈高越难以抽身。自从知道绿谷出久是'吉原'的代理人,爆豪特地去调查了当年的旧闻,当中涉及到上一任代理人的事情爆豪胜己也略有耳闻。


和自己此刻的遭遇几乎一模一样,告密信,内部地址,唯一不一样的是几年前的那一份邮件没有寄到警察手中。


是绿谷出久截获了它。

这才是他能取替上一代的真正契机,但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看起来独揽大权,实质上无论是表面上花魁的身份,还是暗地里的代理人。了解内幕的都知道只是幕后操纵者的傀儡,随时能被替换。


爆豪用刀割开信封,抽出白色的信纸展开,上面是几句娟秀的字。


「敬启,警察先生。」

「我对盒子里装的小惊喜报以诚挚的歉意,但我相信那不会难倒您。」

「盒子底部的小玩意是给您的小礼物,用以表达我脱离地下街的决心。」

「还望10月12能与您再次相见。」

「您的,夜莺。」


爆豪将信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深吸了口气。他在控制自己不要颤抖。

然而在压抑不住的暴烈怒火下他还是捏紧了拳头,把手中的白色信纸揉得皱作一团。

这封信柬让爆豪胜己心里有一个疯狂的猜想。

吉原内部说不定混进了警察卧底。

但他此刻只想把那个冒用绿谷出久名号的人按在地上狠狠地暴揍一顿。



-------------------------------------------------------------



绿谷出久仔细察看了半年内的人事任用和调度名单,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吉原每一个聘请的人都经过严格的筛查程序以及背景调查,基本不会逃过监察者的眼睛。

以大先生郑重的语气来猜测,这个人也许并不隐藏在外部成员里,而是涉及到关键业务的内部成员。

比如保镖、摄影、娼妓和妓楼管理层。


绿谷又翻查了一遍人事报告,这一次着重查看了三个月内的保镖任用名单。

他想到了一个规则,只有他和大先生共同遵循的规则。


为了避免养成内部势力,每一个吉原代理人都不会拥有自己的私人护卫超过三个月。每三个月前一批保镖将会下放到各处,而抽调过来的新一批必须从未与代理人接触过。

这是大先生选择绿谷出久的时候在卖身契约上特意增加的一条。


绿谷仔细察看保镖替调的时间和替代者,在选为代理人保镖的三名候选人中,其中一个人的抽调条件只模糊其词地写着“生理优待”。

这个人是咚。


绿谷把资全部整齐叠放好,藏进抽屉里,冷淡的眸子意味不明。

用指节稍微敲了敲桌面,房门就被小心推开了一个小缝。


「绿谷先生?您找我?」

「过来,咚。」

保镖掩上门,不急不躁地一步步走到办公桌前。绿谷仰起脸看那个面无表情地站在桌前任人审视的男人,下颚线条紧紧绷着,目光坦然地接受他的视线洗礼。

看来吉原的保镖都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你觉得我叫你会有什么事呢?」

「属下不知道。」

「不猜一猜?」

「属下只会服从命令。」

对方滴水不漏的回答让绿谷莞尔一笑,他从座位上起来,绕着咚走了一周,仔细观察人的表情。
没有丝毫动摇的神色。


绿谷饶有兴趣地回道桌前,双手一撑坐在办公桌上,与人比目平视。


「我问一个问题,你不能说谎。」

「是。」

「你喜欢我吗?」

「……」


似乎是没有想到绿谷出久会说出这种话,保镖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愕然。


「我尊敬您…」

「我问的是你喜欢我吗?」

「……」

绿谷出久挽了挽宽大的和服袖子,露出一截白净的手腕,他慢条斯理地沿着人腰间往上缓慢摸索,把人在黑色西服里一丝不乱的领带抽出来,一点点解开衬衫领口。


「请您停手。」

「你是我的人,我说了算。

「……」


绿谷出久凑近人被解开的衣领,滑腻的面颊蹭了蹭人下颚未刮的胡渣。

轻微的刺疼感。还有几乎微不可闻的战栗。

被他扯住衣领的人在压抑着战栗。


「喜欢我吗?」

「……」

「我的信息素......会对你起作用吗?」

「……不......住手......」

刚才还刚毅无比的男人此刻紧紧咬着下唇,他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西裤侧线,力度大的甚至能撕破布料。咚没有低头去看依在自己脖间的绿谷出久,但他无法忽略那温热的鼻息扫在颈间。


「你有'味道'。」


漠然的一句话,绿谷出久冷漠的声音与刚刚的煽情截然不同,在这样暧昧的气氛中显得无比突兀。


「花魁身边的Alpha是被严禁的。」

「即使用再多的抑制剂,被释放信息素挑逗都会起反应。」

绿谷出久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坐到一旁。


「你有一分钟。」

「说服我不对你做'清理'。」


保镖没有动,就那么站在原地凝视着绿谷出久,眼神中有隐忍挣扎。

「45秒。」

他把西装外套脱下,开始解皮带。

「30秒。」

绿谷出久没有停下倒数,他漠然地看着保镖在面前脱衣服,拿过桌上的水烟筒吸了一口。


「15——」

「我是大先生安插的眼线。」

咚打断了绿谷的话,他拉下了西裤拉链,肚挤下两寸的地方是一个无比清晰的玫红色烙印。

绿谷出久眼神一黯。

这是他成为吉原代理人的时候,大先生在卖身契上修改条款用的印章图案。


「我被选作保镖监视您,就是因为这一点。」

保镖一边说一边解开了裤子,胯下的伤痕凌乱而深刻,让人触目惊心。


「每一个从小培养的死士Alpha都会有这一个烙印,相对的我们没有生育能力。」

「我是后天制造的'阳痿'。」


绿谷出久停下了动作,水烟枪掉落在地毯上,烟灰撒了一地。但这些都没有惊醒他呆楞着眼神看保镖穿好衣服走到自己面前,单膝跪在自己脚边。


「现在我可以回答您最初的问题了。」

咚俯下身,执起绿谷脚边的和服衣摆无比虔诚地吻了吻。


「我爱着您。」




TBC



评论(102)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