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期末考暂不上线,16号回来
来自上等黑豚猪肉切片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违禁品 11

*扫黄特警咔×娼妓久,ABO文

*请点击BGM搭配食用: ヒビカセ

*前文:0102030405060708 、0910

 

 

 

「拍卖的商品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已经反复检查无误。」

 

 

绿谷出久最后检查了一遍物品清单和宾客名单,目光下移到特警组组长的名字时停顿了两秒,随即若无其事地递给身边的会场负责人。

 

「开放进场吧。」

 

「是。」

 

 

Blizz大厦负三层的出入口被临时改造成通向秘密会场的暗道,通过第一轮身份验证的客人会从入口处沿着往下的楼道进行二次身份验证,需要复查请柬和随身物品。通道每次只容许一人通过,每一位宾客都必须出示对应请柬,上面有特殊墨水印刷的个人讯息用以与本人身份挂钩。为了确保私密性,参与者的身份只有现场负责审查的几名工作人员知晓,并且这些人员将会在入场结束后接受记忆清除。

 

经过二轮检查的人需要在会场入口处领取事先准备的白色面具,再由陪伺人员带领到休息室等待拍卖会开幕。

 

 

绿谷出久在检查口徘徊了很久,直到最后一名客人都已经进场,却没有看到那一头标志性的金发。身边的检察人员不时投来敬畏的目光,和吉原的代理人站在一起让他们诚惶诚恐生怕出了差错。

只有绿谷知道,从自己成为拍卖货物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吉原的标志,代理人的身份和权力几乎被尽数收回。

 

这是他最后的工作。

 

 

「难道是出了意外……」

 

绿谷出久蹙着眉看着空荡荡的入口,会场负责人已经来催促了两次,他必须尽快回到会场后台。他知道请柬确确实实送到了爆豪的手中,但此刻爆豪胜己的缺席却让他的心整个悬了起来。

 

 

明明强迫自己不再去关注,却总是轻易就被那个人牵动思绪。

 

明明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却下意识就选择去替那个人蹚浑水甚至为此献身。

 

像扑火的飞蛾一般围绕着那团金黄色的火焰,一次次被灼伤依然选择自残式地奋不顾身,绿谷不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什么,也许他想成为那团火光下的灰烬,如果只有那样才能平息所有的悸动和心头死活复燃的希冀。

 

 

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关闭入口,绿谷出久自嘲地笑了笑,跟随第三次过来催促的会场负责人回到后台去准备即将上台的拍卖项目。

 

 

 

------------------------------------------------------------------------

 

 

 

「这边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希望爆豪队长不要轻举妄动。」

 

保密电话的信号并不清晰,断断续续的语音让爆豪的眉头皱得更紧。

 

 

「夜莺作为案件关键,如果有必要我会将他当做证人保护起来。」

 

「我说了,我希望你不要轻举妄动。」

「夜莺的问题由我解决,你只需要专注自己的搜查任务就行了。」

「爆豪队长——」

 

爆豪胜己紧紧握着拳头让自己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和对方交谈。在拍卖会开始前他接到得保密电话已经超过了6个,他不明白绿谷出久身上有什么东西让这些人如此执着,他唯一知道的只有一点。

 

 

「抱歉,我不能答应这个要求。」

「作为一名警察,我只会执行‘必须要’的职责。」

 

「希望您也思虑到自己的身份。」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对话——」

「特警组的对话进行了全程录音,感谢你的来电与通知,我们会着重关注绿谷出久这名关键证人。」

 

「啧——」

 

 

“啪————————”

 

 

对方重重地挂了电话,一旁负责监听的技术人员小心翼翼地放下耳机看向黑着脸负手而立的爆豪,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时间过了多久?」

爆豪胜己将抽屉里的请柬取出来放进西服外套里,对着电脑屏幕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口。

 

「拍卖会应该刚刚结束进场,但距离开始预估还有时间。」

 

「我马上出发,你们在这里待命——」

 

说罢拿起西服外套就要离开警察署,爆豪为了今天特地换了一身黑色西装,随意扣起的衬衫领口露出脖颈流畅的肌肉线条,脱掉警服的他完全看不出来是特警组组长。

然而刚走到门口就被队员们喊住了脚步。

 

 

「队长……真的要一个人去……」

「那些人的身份……您不能不顾吧?」

「要不……还是把夜莺……」

 

「我最后说一遍,你们用脑子记清楚了——」

 

爆豪胜己没有回头,仅仅是背对着门后的所有特警组队员冷冷地摔下一句话,饱含压迫力的无形气势却让所有人都不敢再多言半句。

 

 

「绿谷出久这个人,谁都别想让我交出去。」

 

 

 

--------------------------------------------------------------------------

 

 

 

偌大的会场渐渐沉入昏暗,天花板上的小射灯被一排排点亮,随着幕布正中央的顶灯将光圈投射到暗红色的绒布上,四周的照明一寸一寸暗淡下来,热烈聊天的宾客都纷纷停止了交谈。

 

聚会只是个楔子,真正的主题才将要拉开帷幕。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带着纯白面具互相不明身份的嫖客和买家,透露真实身份的人会被取消竞拍资格,没有人能拥有身份地位差别带来的优势。

这个设计这就决定了没有人需要因为利害关系而在拍卖竞价时留情,暗地里鼓动价格飙得更高。

 

 

绿谷出久在幕布后装作无意地扫视了一圈宾客,入眼处却只有涌动的人头和一片片白茫茫的面具。没有五官的假面掩盖了所有的龌龊与不堪臆愿,趋之若鹜的人潮和参与数量依然揭露了那些赤裸裸的欲望。

 

没有那个一直寻找的身影。

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来。

 

第一个拍卖品已经即将上台,绿谷的眼神黯了黯,这也许会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爆豪胜已的机会。

 

 

就像七年前他抓住他的衣角被喝令放手一样。

 

不留余地毫不留情。

拒绝。

厌恶。

 

以爆豪胜己的骄傲根本不屑于他的任何给予。

更何况他所怀有的感情,即使再怎么否认AO之间的生殖需求,他们的身份就注定他不会有任何辩解的机会。

 

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留在彼此的世界里永远不再接触。

 

 

「各位尊贵的竞拍者,感谢大家申请竞买资格参与由吉原主持的第十三次涉谷拍卖会。」

「本次拍卖将由我,依据饭岛先生和P先生的双方授权作为会场主持和拍卖师进行这一次拍卖。」

「拍卖物品会以现状形式进行竞拍,我将会现场展示并检验货物,请各位准备好号牌持号应价。」

 

 

主持人说罢规则,也不继续废话,对着对面的监控摄录打了个响指,身后的幕布缓缓拉开————

 

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盒子,一张薄薄的文书躺在正中央的红丝绒垫子上。那是政府的土地批文和涉谷合法经营权。

 

下方的竞拍者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大家应该能看清楚,这是酒店街的土地批文,占据势力面积的1/3,由于三周之前饭岛先生的内部矛盾,二把手早川先生的失踪以及泄露内部资料,我们得到了涉谷酒店街的2/3底盘。」

 

「吉原,从来不会私吞利润。为了表达诚意,第一个拍卖品我们选择取出原产业占地的1/3土地和酒店经营权进行拍卖,起拍价1亿日元,自由竞价。」

 

「现在我宣布,拍卖正式开始——」

 

 

随着定价木槌清脆的敲击,宾客疯狂竞价的序幕正式开启,涉谷地下街的地盘从来都为政商所觊觎,曾经忌惮于涉谷三巨头的势力而不敢涉足的人在这场公开拍卖会都想乘机趟进这搜敛财的巨喘,尤其是在警察管辖势力单薄的酒店业,吉原此次的诚意确实很足,无论最终以什么价格卖出,尽管前期需要与他人势力分一杯羹,但暗地里实际上是将吉原与对方绑在了同一条船上。

 

到场的大多为政界商界有头有脸的重要人物,甚至于有军队内部的高层,吉原为这场拍卖会下的心力和精心筹备以宾客阵容而言就已经不容小觑。

 

 

在众多疯狂举牌竞价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没有全程冷眼旁观没有参与举牌。如果绿谷出久看见必定会大吃一惊。

 

爆豪胜已带着面具端着红酒杯站在角落,平日桀骜不驯的金发用发胶梳起,标准的绅士发型搭配黑色西服,完全看不出是当日雷厉风行的特警队长。

 

此刻的他正微眯着眼,耐着性子等待下一个拍卖品。

 

爆豪胜己已经扫视了一边会场,甚至沿着会场走了一遍,他是踩着点进来的拍卖会场,只能站在最外围的位置,却是一个观察全场的有利位置。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绿谷出久的身影。

 

 

如果不能在拍卖开始前把废久带走……

爆豪衣袖下的拳头暗地里捏得卡兹响,把身边肥硕的中年人吓了一跳。

 

 

「先生,你也是来竞拍奴隶的吧?」

 

中年人犹豫了几秒钟,凑过来小声搭话。

 

 

「奴隶?你是指一会要拍卖的Omega?」

 

爆豪也同样压低了声音,假装成不熟悉内情的好奇语气。

 

「不不,那些Omega只是雏鸟,只适合那些喜欢玩调教的老变态。」

「我说的是——」

 

中年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猥亵,以及微不可闻的势在必得。

 

「今晚将会拍卖吉原的夜莺,那才是真正全场最有价值的货物。」

 

 

爆豪闻言挑了挑眉,眸子敛得更深。

 

「您的意思……但他是代理人,即使买回来也不过是个普通色子吧。」

 

「年轻人,你不懂夜莺的技艺。」

 

中年人阴测测地笑了笑,小心环视了一圈四周才小声开口。

 

 

「夜莺是第一个被拍卖的花魁,往前每一代吉原花魁都会在最后由人赎身或者退居幕后教导新人,只有夜莺同时兼任了代理人和花魁,大先生的代理人两年一换铁律再加上最近特警组的调查让涉谷风声很紧,才把他临时加入了拍卖会名单。」

 

「吉原妓楼的顶峰,还是个未被标记的Omega,这个价值可不是千金散尽能衡量的。」

 

「那可是嫖客的梦想啊。」

 

爆豪听着那油腻遐想的腔调,加上之前接的那些要求私下交涉的电话,不难想象到现场的许多人对绿谷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思。

 

 

「是这样吗,那我可要加把劲了。」

隔着面具吐露的声音没有泄露一丝一毫的情绪。

 

「小伙子也想参把脚吗?很多人可是志在必得——」

「最后花落谁家可不一定。」

 

没有再去与中年人扯谈,爆豪胜已欠了欠身,离开了边缘的人群往舞台中央走去。

 

物品拍卖在刚刚的交谈中快节奏地进行着,他盯着暗红的丝绒幕布,像透过幕布能看到背后那一抹藻绿的人影。

 

耳边密集的小声喧闹像潮水一样充斥着整个大堂,爆豪的心神却全放在那个看不见的人身上。听觉,视觉,嗅觉,所有的感官都在为同一个人叫嚣沸腾。

 

 

即将要被当成商品拍卖的,属于爆豪胜己的。

 

他的废久。

 

 

TBC

 

 

 

 

评论(86)

热度(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