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本金华火腿回来填坑了

来自上等黑豚猪
新年愿望是收到好用的生发水,谢谢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Sadism 12

* 前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

 

 

「是又怎么样。」

 

干涩暗哑的声音从被捏紧的牙床挤出,爆豪能感觉到指腹的皮肤一阵收紧,是他熟悉的绿谷出久咬牙切齿的动作。

 

 

「我本来就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原本暗淡失焦的眼眸因被恼怒点燃而熠熠发亮,像骤然沸腾的湖水自平静无波翻涌出逼人的热度。直接赤裸的凝视激得爆豪捏着人下颚的手下意识一抖,这是这些时日里绿谷出久第一次认真看他,浓郁的墨绿色眸光灼人,锐利得像刀刃扎进每一个毛孔,却全部错落没有分毫扎在身上。

然而他知道,面前的人只是穿透他在注视着别的影像,这种偏差的认知令爆豪胜己愈发忍不住心中疼痛。

 

内心波动使得握住人手腕的手也不自觉收紧,刚止血的伤口又一点点渗出血水。绿谷出久仿佛对疼痛毫不自知,他只是认真缓慢地,一字一顿,用嘶哑的声音陈述。

 

 

「无论是最初不自量力地去救小胜,还是现在不自量力地去救欧鲁迈特——」

「从一无所有到阴差阳错得到力量的我,以为自己在救人的我——」

「才是真正的自以为是。」

 

 

「死柄木说的对,自赋为英雄,冠冕堂皇以救人为名义达到自我满足,只是别人的拖累。」

 

「我从来没有救过任何一个人,相反地。」

「我只是做出了‘拯救’的假象。」

「得救的是我才对。」

 

「太狡猾了。」

 

 

「我根本——」

「就不配被称为英雄——」

 

 

 

「废久——」

 

爆豪胜己想要说些什么,声音只发出了一半却变了音调卡在喉头。带着难以察觉的鼻音和湿润吐息好几次张口又再闭上,一些将要发出又胎死腹中的音节让气氛更加沉默。

 

最终他什么也说不出口。

只有面对绿谷出久,他总是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

从小叙之以拳头,长大了却变成了沉默。

 

深深看了身下的人一眼,适才涌起的无边怒火早已被对方一席话堵得从头冷到了脚尖。爆豪胜己默默松开攥着的手腕,从床头柜找出绷带给人缠上所有摩擦出的伤口。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躺下的时候把手环在人消瘦的腰间,能感觉到肋骨透过薄薄的衣服硌在手臂上,怀中传来浅浅的呼吸声,频率很轻,他不知道绿谷有没有睡着,却没有将他转过来面对自己的勇气。

 

这是爆豪胜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胆怯的情绪,面对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幼驯染。

 

从小到大这个人总是会在关键时候说出让他不知道怎么反驳的话,就像现在。

让人恼火又让人无措。

 

 

「你是英雄,绿谷出久。」

 

「我说你是你就是。」

「听到没。」

 

将鼻尖埋在人发间,和自己相同的沐浴露味道蔓延过来,爆豪胜己小心又用力地收紧了手臂,像抱住一个不注意就会弄碎的梦。

 

 

 

-------------------------------------------------------------------

 

 

 

凌晨3点,睡梦中的城市一如既往地平静,只是相较于往日有些不同寻常的过于静谧。

和表面的平静无波相比,网络上已经炸翻了天。

 

 

「查到讯息来源了吗?今天广场的视频是谁发出去的?」

「尽快封锁信息!快!」

 

「来不及了!单说今天中午在那个烟雾弹里模糊的现场已经有十几万转发了,评论的人更多,而且尽管有烟雾遮挡,敌人的声音都被用旷音器传播开来,事件已经压不下来了!」

「关于欧陆迈特死因的各种猜测都在发酵,最大的问题是他们都指向同一个人——」

「因为最直接的人质是绿谷君啊!!」

 

「“似乎是被当做诱饵存在的孩子”,有这种过分的说法——」

 

「甚至是将绿谷君过去是无个性的事情都——」

 

 

「尽量分析消息来源,如果情况控制不住的话——」

 

 

塚本叹了口气,抬手揉揉眉心,指间被香烟的痕迹熏得发黄。实际上这间搜查室里的人已经连续高强度工作了15小时,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事件却违背众人的想法愈演愈烈。

个性社会压抑已久的矛盾,籍着这么一个缺口终于爆发开来。

 

 

「撑过这一周,再进行官方信息发布。」

「恐怕我们三天都支持不下来——」

 

「各位,我们需要时间。」

 

 

塚本停顿了一下,房间内的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向他,实际上这个时候网路调控能起到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他们只是在为一个心安的答案而挣扎。

环视了一番房间内每一个搜查员,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和难以掩饰的惶恐,桌上被塞得慢慢的烟灰缸就像每个人心中隐忍的压力,随时都要决堤而出。

 

塚本低沉而缓慢地开口,一个字一个字掷地有声,坠在每个人心上。

 

 

「欧陆迈特……已经不能够再给我们帮助了。」

「现在的我们失去了和平的象征,而下一代和平的象征还没有成熟。」

 

「我们需要给绿谷君争取时间。」

 

 

「我知道这很难。」

「可是,哪怕很难,哪怕这项艰苦的工作你们觉得不值得。」

 

「大家要记住。」

 

「他是欧陆迈特选中的人。」

 

 

「英雄这个词,从来不是来自于个性的力量——」

 

 

「而是人心。」

 

 

 

TBC

 

 

 

 

评论(2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