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期末考暂不上线,16号回来
来自上等黑豚猪肉切片

CP@早川花秋裤

【心出/切出】满足你所有的幻想

*来自灵魂画手森森太太的脑洞@庭院森森森几许 
*一辆兰博基尼



“卧槽怎么忽然黑了,跳闸了吗?”
“好像整栋楼都没电了!”
“啊啊啊啊我的饭岛爱才看了一半啊啊啊!!!!”

雄英一年班的宿舍楼有一晚忽然停电,据悉是附近的施工地不小心挖断了电缆,而应急发电系统一直无法正常启动,需要等待维修。

“怎么忽然停电了,这还怎么玩啊!”切岛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牌,躺在地上,他和上鸣今晚正好聚在绿谷房里打牌。
“一定很快就会来电的。”绿谷安慰地拍拍切岛的手,黑暗中只能听见人的声音,切岛心一动,一使劲把绿谷拉到了自己怀里。
“切....切岛同学??”惊慌失措地想要推开。
“绿谷,我怕黑....”切岛心里窃笑,声音尽量显得可怜巴巴。果然,怀中的人不再挣扎,还轻轻环住了自己的腰。

“切岛你这家伙居然怕黑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太逊了吧!”上鸣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同时微弱的一点电火花照亮了他的脸。

太棒了,差点就要输了,这电停的真他妈及时。上鸣在心里汗颜。

“对了!上鸣你能放电,那可以修好发电系统吗!”切岛忽然灵光一闪。

“诶.....应该是很久没用所以电压不足无法运转吧....理论上最高功率放电是可以激活它的....说干就干!我来试试!”
上鸣找到一处插座,把充电线连上去,另一端咬在嘴里。
“最大功率放电!!”
一阵噼里啪啦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宿舍里的灯亮了起来。

“卧槽真的可以啊,上鸣你很能干嘛!!”
“...诶嘻嘻..”上鸣蹲在墙角的插座边转过脸来,流着鼻涕竖起了大拇指。

“啊啊啊啊上鸣同学变成白痴了!”
“别担心,输出太大短路了一会儿就恢复啦。”切岛蹭蹭绿谷柔软的头发,好香,简直想把脸埋进去。

“那个....切岛同学可以放开我了吗..”绿谷红着脸小声开口。
“啊...抱歉!我忘记了!”被点破的红发少年爽快地放开手,怀里的温软消失的感觉让他产生了强烈的空虚感。切岛看着脸红红的绿谷,一时语塞。

就在房间陷入安静的时候,敲门时适时地响了起来。

“绿谷你在吗?”心操的声音隔着门闷闷地传来。

“心操同学?”绿谷站起身上前开门。“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这.....我可以来听你的答复吗?”心操挠了挠头发,目光有点游移,“就是关于......前天我说的事情……”

“唔......嗯....”绿谷瞬间红了脸,支支吾吾地低下头,手指缠上了衣角。
“我.....我对心操同学....”

“绿谷,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切岛皱着眉走过来,拦上绿谷的肩,一脸不悦地看着心操,“普通科的,你过来做什么。”

“你叫切岛吗?你们看起来关系很不错?”心操的眼神冷了下来。

切岛抿着唇,并不回答,只是瞪着他。

“哼。”知道切岛在警惕自己的个性,心操冷冷地哼了一声,忽然感觉一只温暖的手轻颤着牵住了自己的手。

绿谷低着头红着脸不敢看他,手指却紧紧拉着他不放开。

“绿谷......”心操只觉得喉咙像着火一样干涸,回握住那比自己小了半分的手,对方回应一般反握了一下。

“心操同学.....呃!”绿谷刚开口羞涩地应答,忽然一阵熟悉的感觉涌上脑海。
他被心灵操控了?!!

“绿谷,说我喜欢你。”心操勾起唇角,低声蛊惑他,并不理睬旁边眼睛都要瞪裂的切岛。

“我喜欢.....”绿谷快要脱口而出的话被堵了回去。切岛掰过他的脸狠狠地亲了下去。

“你干什么混蛋!他喜欢的是我!”心操一把揪住切岛的衣领,切岛不甘示弱地看着他,手臂紧紧环住绿谷的腰,表情和眼神仿佛在说 '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和他好' 。

“呿。”狠狠地抓了抓头发,心操烦躁地看向被被对方抱住没有反抗能力的绿谷,和那水润的唇瓣。

“那就一起做吧。”

请系好安全带:http://m.weibo.cn/6262176321/4112406911736588


*我的内心一片XX,甚至打满了马赛克
*第一次开三人车可能有点颠簸,点不开的话评论里也有链接


来自我的森森写的上鸣视觉点这里~http://b-tomadao.lofter.com/post/329871_ffce65a

评论(24)

热度(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