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火腿子

本金华火腿回来填坑了

来自上等黑豚猪
新年愿望是收到好用的生发水,谢谢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wild animal 04(下篇)

*抱歉手机码得太慢04分成了两篇

*上篇点这:

http://b-tomadao.lofter.com/post/329871_ff0ce46




“小胜......”
“嗯?”
“...你的手......”
“我的手怎么了?”

绿谷难耐地咬住嘴唇,想让痛觉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虽然被小胜抱着的感觉很好,但那悄咪咪一下一下撩拨自己尾巴的手实在让人无法忽视啊!

而且为什么要向下摸啊啊啊啊啊!


“小胜.....可不可以......”
“不可以。”
“你看,虽然个性的威力减弱了,我还有自我意识,可毕竟还是动物.....”
“你是不是动物我不介意。”
“......”


“总之,”爆豪刻意压低的声线有种模糊的性感,嘴唇磨蹭到敏感的耳廓让绿谷怕痒地缩了一下。
“你是被我传染的,”被恶意地在耳垂上咬一口,“所以发情期什么的我负责解决。”


“你你你不讲理——”绿谷话还没讲完就被拉起来翻了个身,爆豪抬起他的腰把枕头垫在小腹下面,让圆润的臀部拱起来。

一朵雪白的毛球小尾巴在尾椎骨的位置颤颤巍巍,往上就是优美的腰线和布满吻痕的背部,绿谷的兔子耳朵也一抖一抖的,看起来既纯洁又色情,两种感觉混杂一体却毫不违和。

“真幼稚啊废久,连内裤都印着欧鲁麦特啊。”爆豪嗤笑一声,捏了捏蓬松的白色软毛团,手指扣住内裤的松紧带正要往下拉,猝不及防被一脚踢下了床——


“小胜这个笨蛋!都说不要乱摸了!”绿谷羞红着脸坐起来,拿被子护住赤裸的身体。刚刚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下意识地就踹了一脚。

“好大的胆子臭久,敢踢我?” 爆豪扑到床上和绿谷抢被子,绿谷紧抓着不肯放手,小小的单人床在剧烈动作下发出让人揪心的响声。

“明明都是小胜的错!一大早的究竟在想些什么啦!” 绿谷尽管害怕此刻却不甘示弱,他屁股可是还在疼呢。

“笨蛋!我是给你看看昨晚的伤!”
“才不会相信小胜的话!”


“绿谷少年!你和爆豪少年还好吗!”欧鲁麦特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两人都是一愣,然而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绿谷已经看到恩师标志性的笑容——

以及在看到他和爆豪之后的瞬间漏气——


“抱歉你们没有锁门,所以说欧鲁麦特你太心急了——” 相泽从石化的欧鲁麦特身后冒出头来,看了床上的两人一眼,尤其在看见爆豪肩上的齿痕之后,目光意味深长地顿了一顿。

“看来爆豪已经没大碍了,那么剩下的后遗症你们互相解决吧。”

说着把石雕欧鲁麦特拉出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一阵寂静。

绿谷出久捂住脸鸵鸟状倒在床上。


“啊啊啊啊啊被欧鲁麦特看见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给我闭嘴!”
“都是小胜的错!!”
“你再说一遍试试?我看你今天是不想起床了?”





渐行渐远的欧鲁麦特咬着手帕泪流满面,相泽捂着耳朵走在旁边。


“绿谷少年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欧鲁麦特,女儿总是要嫁的....”
“嘤嘤嘤嘤嘤嘤——”
“喂喂你的鼻涕溅到我了......”


TBC

*今天不开车(笑

评论(14)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