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腿--期考中不定时更新

来自上等黑豚猪

CP@早川花秋裤

【胜出】wild animal 05

*lo爸爸求您让我过(土下座

前篇点这:01、 02 03、 04(


爆豪胜已此刻的心情非常糟糕。


不仅因为老师们的突然闯入让到嘴的出久兔子肉飞了,还被同样过来察看情况的恢复女郎强行拉到医务室做全身检查备份记录,导致错过了最后一天的实践训练。算上昨天中了敌人个性所浪费的时间总共两天,用膝盖想都知道他这门课三分之二的学分是拿不回来了,也就是说——必须补课重修。
 


爆豪嘴角抽搐了一下,牙齿咬的咯咯响。一旁看着的绿谷在心里擦了把冷汗,毕竟是那么看重分数和名次的小胜,虽然因为是特殊情况而不计入期末档案,但单是凭补课这个名头就足以让爆豪的怒火把整个学校炸成渣了。绿谷暗暗小声祈祷自己不会被迁怒。
 
然而越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发生。
 


“喂废久——”果然刚走出门口就被一把揪住衣领,绿谷无奈地看向那头气的头发都炸起来的幼驯染。

“怎么了小胜?”绿谷小心翼翼地开口。
“和我一起去补课。”爆豪语气根本就是不容抗拒的霸道。
 
“为什么啊,以小胜的能力根本不需要我去吧……只不过三天……”他还想上欧鲁麦特的课呢。
“废久你这个白痴!”爆豪压抑的怒火瞬间被点燃,恶狠狠地一把捏住绿谷一抖一抖的兔耳,把人疼得憋出了泪。
 


“你这幅样子我能让你自己一个人待着吗?”
“班里的同学他们会理解的!”
“你就不怕上课的时候突然发情?”
“……”
 
 
被戳到痛处的绿谷一下子哑了口,确实由于个性传递的削弱没有产生第二人格,让他几乎忘记了最严重的问题:一旦发情期爆发起来,依然会像爆豪一样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虽然即使什么都不做忍耐过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万一是在公众场合……
 

绿谷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呿。”爆豪搔了搔头发别开脸,绿谷害羞的表情让他早上强忍下的欲望有一丝复燃,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臭久你这家伙究竟还要想多久?”
“可是明天有欧鲁麦特的课……”
“如果被除我以外的人看到你那副淫乱的样子我就把所有人轰成灰。”
“……”
 
 
“好吧……我和你一起去补课。”
绿谷无力地点头表示顺从。一周一节的欧鲁麦特的课啊……虽然平时也常能见到,但对于超级迷弟来说,绿谷仿佛看到欧鲁麦特的笑脸在离自己远去。
 

“又走神了废久!”脑袋忽然被敲了一下,绿谷回过神来,发现爆豪正在给自己戴帽子,帽檐盖下正好能遮住兔耳朵。爆豪低下头为他整理边缘处乱糟糟的发丝,指尖蹭过脸蛋,有点热。
 
脸靠的好近。绿谷不禁放轻了呼吸。希望自己的突然加速的心跳没有被听见。
 
 
“行了,回家吧。”满意地上下打量一番自己的杰作,爆豪总算放松了一直紧皱的眉头。
 
“嗯。”绿谷习惯性走在爆豪身后半米的距离,看着前面那个挺拔的背影,有点恍惚。
 
 
上一次和小胜一起回家是什么时候呢,绿谷有点记不清了。其实虽然那时候两人并没有交流,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却总会看到爆豪的身影走在前面。绿谷每次都会下意识紧走几步,偷偷跟在他身后半米的位置。
 
虽然每次都会被吼不要跟着他,但每天,都会遇到小胜。



回去的途中爆豪说要处理昨天被他撕裂的伤口去药店买了药。绿谷红着脸婉言拒绝了对方帮忙上药的要求,任凭爆豪在大门口生闷气爆破声一浪接一浪,小跑进屋把他带着某种意味的眼神关在门外。
 
绿谷引子正在厨房里做晚餐,看到绿谷头上的帽子笑着直夸可爱,绿谷含糊地跟妈妈解释了这几天校外实践需要延长的情况便迅速回自己的房间锁起门。检查拉好了窗帘才从书包里掏出了药膏。
 
 
“唔……内用经皮吸收……内用?”马上理解了说明书上的使用方法,绿谷瞪大了眼睛。
怪不得小胜一直非要过来给他上药!果然没安好心。
 
“不如还是自然痊愈吧……”躺在床上拿着药膏纠结了半天,绿谷始终没办法说服自己去涂那个部位。叹了口气正想把药放进抽屉里,手机铃声适时地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是“小胜”,绿谷心里咯噔一下。
愣了五秒钟才下定决心按下接听键。
 
 
“接得太慢了废久!啧!”
“对……对不起!”
“开始上药了吗?”
“……还没有……那个……我想……”
 
“废久你该不会不敢上吧,”爆豪在电话那端哼了一声,“明天还有外出实践,带伤行动会影响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况那种地方的伤口必须及时处理。”


“还是说要我过去帮你?嗯?”
 
绿谷捏着手机不做声,爆豪也没有急,只是静静地等。
 


“那我现在开始上药……”咬了咬唇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绿谷颤抖着手拆开药膏,慢慢解下裤子。
 

后续点这

TBC

*翻车现场

评论(14)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