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腿--期考中不定时更新

来自上等黑豚猪

CP@早川花秋裤

【死出&胜出】Sadism 09

*时间设定在众人雄英毕业前
*结局HE,会是胜出结尾

*双更目标达成

*前文在这:0102030405060708


 


绿谷出久蜷缩在角落里,长时间持续的性事造成高烧不断,让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

  

或许像现在这种状态反而更好,在迷糊的高热里绿谷迷迷糊糊地想,身体撕裂般的尖锐疼痛此刻也变得迟钝起来。

他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十小时,二十小时,一天,两天,时间概念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房间似乎没有丝毫意义。他被拷在那张肮脏的床上,身下是凝结了无数血迹和干涸的污渍的被单。

 

被卸下的关节位置都肿胀起来,带着丝丝钝痛侵扰他的神经。但他无法昏迷也无法睡着,甚至于无法合拢嘴巴。坚固的口枷被固定在脸上防止他咬断舌头,无法吞咽的唾液沿着下巴流到锁骨。死柄木每隔一段时间会来给他注射针剂,据他现在的状况来猜测应该是葡萄糖与兴奋剂的混合物。

 

绿谷知道死柄木要他清醒着记住这段经历。

那么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对方不会让他死。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记忆里恩师爽朗的笑容像冬日的暖阳一样,仿佛也能驱散此处的黑暗。

 

 

“吱呀————”

门开了。

 

 

脚步声一下一下带着令人心悸的节奏。不用猜绿谷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他紧紧闭着眼等待针头扎进脖子。

 

然而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相反一只冰冷的手轻轻覆上他的脸。

 

 

「醒了就睁开眼睛呀,绿谷少年喂——」

死柄木轻佻的声音贴着耳垂响起,绿谷蓦然睁开眼瞪向面前人毫无遮掩的脸。

 

没有假手遮挡的死柄木的脸,一圈一圈干裂的纹路密布在脸上,实则是结痂变淡的伤疤。

因为干燥和本身太浅的缘故看起来就像皱纹。

 

绿谷无法想象这个人经历过什么,高烧让他的思考变得迟缓,直到对方取下他脸上的口枷才回过神来。

 

「不喜欢我叫你绿谷少年?」

死柄木故意在那个称谓的发音上加重力度,不意外地收获了少年冷淡的视线。

 

 

「你心中以为的最优秀的英雄夺走了属于我的东西。你知道吗,英雄这个词。」

「才是最肮脏的称谓。」

 

「他们独揽了合法的暴力,却对少数派处处压迫施暴。」

 

「你知道失去名声的,职业生涯结束的英雄最后的下场吗?」

「英雄排行榜维系着多少利益,英雄这个职业背后是什么,你全都不知道吧。」

「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要成为英雄吗!亏你做得出来!」

 

仿佛要把绿谷的下颚捏碎,死柄木狠狠捏着人的下巴,直愣愣对着少年的目光,仿佛想要看穿他的眼底。

 

 

「你有被爱过吗。」

 

被禁锢的少年艰难地开口,他毫不躲避死柄木灼人的视线,甚至声音没有一丝动摇,连不适产生的战栗都在此刻停了下来。

 

压制住他的手顿了一顿,随即绿谷被死死地摁在床上。那冰凉的手指抵在床单上,被褥一寸寸地皲裂开来。

 


 

 下文点这,有车慎入

 


 

 

「剩下一天时间,我们还有很多可以玩——」

 

 

------------------------------------------------------

 

 

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欧陆迈特紧紧盯着手表,还差五分钟就到下午两点。

 

广场周围的警戒线外围满了人,记者的摄录机全都对准广场上曾经的最强英雄。

 

爆豪混在警戒线附近的人群里,处于最靠近欧陆迈特的位置。他手心的伤口已经被恢复女郎治好,此刻却觉得隐隐作痛。

 

等待太漫长,就让人担忧会出现变故。

唯一庆幸的是媒体似乎没有得到绿谷被侵犯的那一段视频,也许只是还没有,但还是意味着事情有可能有转机。

 

 

两点了。

欧陆迈特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口,他始终不习惯以这幅干瘪的躯体暴露在这么多视线里。

 

突然人群中有人爆发出一声尖叫,很快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拍摄声,广场上突兀地出现了一片黑色的烟雾。

 

塚内皱紧了眉头,这么多群众和记者,他们根本无法出手,那么这场交涉将会变成欧陆迈特和敌联盟的一对一交涉。

 

 

「早——啊——英雄,欧陆迈特。」

 

「我来归还你的希望了。」

 

死柄木钳着绿谷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把遍体鳞伤的人扔在地上,黑雾沉默地站在他身边。

 

 

「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时限也到此为止了吧。」

「………」

 

现场一片哗然,广场上两人的对话如实被记录下来投影到大屏幕上,围观的人都在窃窃私语,只有本应昏迷的意识模糊的绿谷出久瞬间清醒过来,瞪大了被血模糊的双眼。

 

「你不是说……让我交换他平安回去的吗?」

绿谷强行从地上撑起身体,被拆卸了关节的手别扭地支撑成一个诡异的姿势。

 

 

「绿谷少年,没有用的。」

欧陆迈特此时反而无比的平静,他深深地看着这个为了自己自愿受拘遍体鳞伤的孩子,用手指悄悄拭去眼角的温热。

 

「死柄木的血液注射剂里包含着个性因子,恢复女郎也没办法治疗。」

「就算通过大换血的方式延迟了几天,今天也是限期了。」

 

欧陆迈特不再看呆愣在原地的绿谷出久,他的目光移向那一直在旁边笑着的人。

 

每一次见到这张脸,都会让他想起先代的遗愿,和那一日被AFO陪葬的所有人。

 

 

「你就让我在最后,履行一个英雄的职责吧。」

 

欧陆迈特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他的身体开始分崩离析,浓稠的鲜血从毛孔丝丝缕缕涌出来,很快将他包裹成一个血人。周围的人太过惊惧一时间竟无人上前。绿谷此刻已几欲目眦尽裂,他站不起来,一点一点挪到欧陆迈特身边,地上的血液多得触目惊心,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如此血腥的场面,更何况这些是出自欧陆迈特。此起彼伏的呕吐声和嚎哭围绕着广场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死柄木只是看着将欧陆迈特抱在怀里的绿谷出久,像看着一个破掉的玩偶。

 

 

「用你们的眼睛看清楚,这就是最强英雄的下场。」

「不会再有人类支柱了。」

 

一步步走过去,站在紧紧抱着欧陆迈特低垂着头的绿发少年身边。

 

 

「英雄究竟是什么?」

 

「为了正义?救人而生?那什么是正义?那谁来救他们?」

「真正的英雄为了救人死掉了,剩下一群胆小的渣滓。」

 

 

没有人发出声音。

很难相信偌大的广场中心能出现这种鸦雀无声的场面。

 

死柄木嗤笑一声,伸手去抓绿谷出久的头发——

巨大的爆破榴弹突兀地滑过他耳侧,在炸裂的瞬间带着高热的火焰轰碎了耳骨。

 

被硝烟覆盖的中心地区慢慢能看见一个橙色的人形,他的一个掌心正嗤嗤冒着烟火气,另一只手牢牢地抱着浑身是血的绿发少年。

 

 

「他不是你能碰的。」

爆豪胜己的声音很冷,没有带着一贯的暴虐,却听得人毛骨悚然。他的表情隐藏在黑色的发带下,只有那双燃烧一般的红眸昭示着他心中冰冷的怒火。

 

其余的职英已经悄悄形成了包围圈,他只要成功把绿谷夺回来,剩下的抓捕几乎能水到渠成。

如果能忽视他心中把死柄木撕碎的愤怒。

 

 

爆豪把绿谷放到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担架上,迅速回到战场打算加入战斗。

然而此时周围的人群发生了暴动——

 

 

「这个社会不需要英雄!!!!不要让他们靠近——」

「阻止他们!!不要放走那个罪犯——」

「马上进入警戒监察模式!!预防发生践踏事件!!!」

「长官!人太多了没办法控制现场!!!!」

「敌人呢!敌人在哪里————」

「不知道!!小心左边————」

 

…………

……

 

 

浓烟,混乱,爆炸和血肉。人类的支柱崩塌的这一天,仿佛虚伪的和平也随之崩塌。

 

绿谷躺在担架上被运上恢复女郎特设的救援车,有无数的声音混杂在防弹玻璃外,车门被剧烈摇晃砍砸。绿谷出久仿佛毫无知觉般盯着雪白的车顶,目光纹丝不动。

 

他的手里紧紧拽着欧陆迈特唯一剩下的,那件沾满血肉的白衬衫。

 

 

TBC


*自嗨产物写得太开心又修仙了咳咳咳咳咳咳 

 

评论(33)

热度(283)